绝望的币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绝望的币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我想起的是 Messari 一篇分析 Tezos 的文章:Tezos 市值增长一倍,但是使用率极低。还是逃不过新链的空块问题。尽管 Tezos 的价格在过去一年内稳步增长,但是整个网络内的活动却没有相应的增长。交易数量远大于转账数量,也就是说大多数交易都是在委托/转委托/解锁这种非货币类的交易。智能合约数量只有 108 个,寥寥无几。

最近 Tezos 的一次重大链上升级是巴比伦协议,升级的内容主要是协议的细节:共识算法、智能合约功能、复杂代码的简化、烘培节点的奖励系统。

Tezos 这个项目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吃到了 ICO 热潮时的红利,融到了巨额款项,手持 6-7 亿美元。并且因当时同类竞品较少,一度被当作以太坊的接班人,所以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强大的社区和共识。

如果说以太坊是第一个吃平台红利的人,那么 Tezos 可能是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在公链竞争进入白热化前,能够积累较大社区和共识的巨额融资项目。往后的明星公链项目,初期都很难聚集共识和社区。因为只有私募,没有公募。尽管钱还是能融的比较满,因为机构足够有钱。但是在参与度上,真的不及 Tezos。

所以 Tezos 才能慢的这么肆无忌惮。原先引以为傲的链上治理,如今早已泛滥成灾。一直在更新一些细节性的内容。全新小众语言 Ocaml。Tezos 的目标是下一个世纪的人。它正在培育下一代人去开发 Tezos。目前能确定的一点是,如果 Tezos 合理有节制的开销,那它大概率能够存活到下一个牛市。而不死是成功的前提。因为 Tezos 钱太多了,所以它可以用时间换空间,把其他公链都磨死。

另外很奇葩的一点是,Tezos 是目前所有公链项目中唯一没有项目进度和时间表的。也许根本不需要什么进度,拿着手上的 7 亿美元,一年后发现,整个行业根本没什么进度,自己基金会的钱反而还多了……

Tezos 依旧值得布局:全球社区,较强共识,资金雄厚。光凭这三点,就吊打 2020 年即将上线的 20 多条公链。没有几条大型公链能同时做到这三点。

但即使一条公链达到了以上三点,同样会有前文所描述的 Tezos 的问题,网络使用率极低。没人真正的使用网络,也没多少开发者跑到上面去开发。这不仅仅是 Tezos 的问题,而是所有号称以太坊杀手、高性能链、公链 3.0 的共性问题。

我想起前天采访了 Solana CEO 时问的一个问题,“如何看待 ‘新的公链项目如果估值没有融到 1 亿美元以上,是很难在激烈的公链战场活下去’ 的观点”。他的回答是公链拥有充裕的资金仅仅是最终成功的一个前提。

“如果你不能将一家公司资本化到足以生产该产品的程度,你将无法参与竞争。在这样一个早期的市场中,估值基本上决定了你可以筹集的资金数量和你的社区分配规模,而能够制造出优秀产品的优秀工程师并不便宜。”

是的,对于一家公司来说,人工成本很贵,区块链的优秀工程师更贵,在公链冲出重围之前,你必须拥有足够多的钱来烧。尽管现实是大多数公链在把钱烧完之后,仍然没有一丝成就。

钱多不能解决一切问题。钱多不一定能带来网络效应和开发者生态。

Algorand 和 Hashgraph 的表现暂时是令人失望的。这两个已经上线的巨物,其市场表现一定程度说明了问题。一级市场被夸张的 Hype,希望上线二级市场后投资者会买单,但事实证明大家并不买账。

DAG 曾经在上个时代风靡一时,但狂欢过后,大家发现其中心化问题严重。节点数量少到难以达成币圈最低限度的共识:就是大家都觉得它节点真的太少了不能成事。Hashgraph 目前的节点是 29 个,而且都是权威机构,普通投资者的节点参与度几乎为零。这让我想起另一种共识算法 POA 以及 IOTA 和 Byteball。

Algorand 很努力,但是短期内仍然受困于基金会、私募投资者和普通投资者之间的博弈。消息不断有,但大多都是关于筹码本身。不免令人有些失望。有很多合作,但总觉是浅尝辄止,其实可以更加深入。自我营销的术语是无边界的金融,但目前 DeFi 在以太坊上大势所趋,略显尴尬。但相比其他教授跑路链来说,整体来说 Algorand 还是可以的。

不知 Chainlink 的合作式拉盘是给币圈开了一个好头还是坏头。自此之后币圈的项目纷纷学习 Chainlink 的路子,做一张海报,两个项目的 Logo 一放,就叫做合作了。但真正的合作无关乎宣发,而是实质性的开发层面的东西。

Hashgraph 和 Algorand 两者有很多相似点:今年上线,明星公链,主打高性能,融资额 1 亿美元多一些,节点中心化,流通量较少,二级市场上线遭遇不断抛压。

其中最令人顾忌的是其流通量以及潜在抛压问题。Hashgraph 三年之后总共才释放 30% 的代币总量,总共的释放期限拉长到 10 年,不免令人有些绝望。项目方都在试图通过改变代币释放政策减缓二级市场的抛压,但羊毛出在羊身上:大量的抛压早不释放,晚些也要释放。悲观的去想这件事,多为治标不治本。

AVA Labs 在今年的 Devcon 大会上推出了 Athereum。直接把整个以太坊搬到了自家项目 Avalanche 上。开源软件没有专利,因此可以随意复制和抄袭。但网络效应和开发者生态不能。一味的照搬与模仿多半是徒劳,孙宇晨只有一个。

Dfinity 终于要在 11 月 1 日旧金山区块链周公布 SDK。币圈有一句经验之谈:如果你现在不买一个币,那么你今后大概率也不会买。类比到 Dfinity 上,可能是如果你有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拖延,那么你一定会有第三次和第四次的拖延。Dfinity 连万向区块链周的鸽子都放了,旧金山区块链周再放一个鸽子也轻轻松松吧。

在公链进入白热化竞争后,一条链的辨识度尤为重要。以上的项目们辨识度还是低了些。都在做事,但所有一切的努力似乎都在走以太坊公链的老路。你很难用一点概括出他们所做的事情。很难有一个点让你全身起鸡皮疙瘩:不痛不痒,聊胜于无。

EOS 略显疲态。曾经支持 EOS 的节点近日写了一篇 Block.one 檄文,细数 EOS 背后这家公司的七宗罪。不免令人一阵唏嘘。各大 EOS 节点倒戈之势明显,不乏有些节点跑去做 Cosmos、Polkadot 等新兴 PoS 公链的节点。无论从治理、投票、还是去中心化程度等各项指标来看,PoS 都优于 DPoS。但也有人戏称这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因为 PoS 的中心化问题仍然严重。但我们需要记住,去中心化程度永远都是比较出来的,离不开参照物。

EOS 曾经有一段时间成功的吸引了一批菠菜类 DApp 从以太坊转移至 EOS,因菠菜类的 DApp 对去中心化程度和抗审查性的要求不高,但 EOS 在建立 DeFi 生态上始终没有成功。Synthetix 团队曾发文表示:团队最初决定同时在以太坊和 EOS 上构建 DeFi 产品,结果发现,他们最初的逻辑存在缺陷,后来,该团队公开表示在以太坊之外构建 DeFi 产品是在浪费时间。

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网络效应以及丰富的开发者工具为以太坊的 DeFi 构建了一条强大的护城河。使得 DeFi 协议很难离开以太坊去投向其它竞争智能合约平台。

Telegram 和 SEC 最近上演了一出宫斗好戏。延期上线在所难免。今后的巨额融资项目越来越困难,监管层会是上线二级市场的最大阻碍。为什么 SEC 要在上线二级市场前百般刁难 Telegram,因为只要还在一级市场,一切都在掌控范围内,私募投资者不会超过三位数,该退款的退款,罚钱的罚钱。一旦进入二级市场流通,筹码经过分散,那么就很难阻止这个项目的野蛮生长了。一定要在摇篮里扼杀。

另外值得思考的一点,Telegram 所谓的巨大的网络效应能否顺利迁移至 TON,其中的转化率有多少,Telegram 的现有用户是否真的需要 TON,增加了代币后是否反而会导致使用摩擦。至少我自己现在用 Telegram 就很满意。这些都有待一一验证。

Token Daily 一直是我很喜欢的一家国外媒体,虽产量不高,但篇篇堪称经典。最新出炉的一篇文章,内容讲的是那些公链 3.0 能否在 DeFi 领域和以太坊角力。

我之前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所谓的这些公链 3.0 相对于以太坊来说突破口到底在哪里。以太坊虽并非十全十美,但在同行的衬托下,仍然显得无懈可击。而这篇文章给了我答案。

文章一开始先列举了以太坊的众多护城河和优势,随后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随着以太坊 2.0 的升级,不同的 dapp 将被鼓励占据不同的分片链,人们对这种可组合性的水平是否能够维持产生了很大的怀疑。以太坊的 2.0 的不确定性对于竞争智能合约平台而言,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Coindesk 的女记者的一篇报道《骗局还是创新 / 迭代?在 Devcon 上以太坊的固执者仍然相信 2.0》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篇文章说此次大会透露出以太坊 2.0 当前存在的诸多问题:扩容方案比预期慢,Layer2 进展停滞。代币与智能合约的迁移:后者尚无明确计划。以太坊 2.0 的研发没有获得足够的资金。2.0 开发团队逐渐壮大但是缺乏协调。

也在同一时间,有关 ETH2.0 的讨论开始多了起来。有 V 神产出了 6 篇关于 ETH2.0 和分片的论文为序幕,到这几天中国社区专门建立了一个讨论 ETH2.0 的社区,以及多篇关于 2.0 的内容输出。以太坊 2.0 的进度我关注的很少,在我的印象中,它一直是遥不可及的。直至看了这篇文章,我开始认真研究起 ETH2.0。它到底进展如何了。

以太坊 2.0 分为四个阶段:0 阶段(构建 PoS 链 Beacon)、1 阶段(实现分片)、2 阶段(实现分片 eWASM 虚拟机)、阶段 3(推出轻客户端)。当前 0 阶段已经实现冻结。其中,Phase0 预计在 2020 年第一季度上线,而 Phase1 和 2 预计于 2020 年底同时上线。

目前综合来看,0 阶段在 2020 年初上线应该问题不大。第 0 阶段完成后,用户就可以把手里的以太 Stake 了。但这离 ETH2.0 的最终版仍然有很大一段距离。Aragon 团队对此的分析值得参考:他们认为以太坊 2.0 在 2021 或 2022 年之前不会与当前的以太坊主网实现同等特性 (feature parity)(通过与一些以太坊 2.0 开发者的对话得知)。

这段分析的置信程度相对较高的。Aragon 算是以太坊生态里声誉和地位比较高的项目,平时和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也有紧密交流。同时作为一个项目,Aragon 必须在 2022 年之前找到适合市场的产品。

也就是说以太坊的竞争者们还有 1-2 年的时间:在以太坊在从 1.0 迁移至 2.0 过程中发生的种种问题与摩擦所耗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以太坊竞品们杀出一条血路的机会。新兴公链只能期望以太 2.0 延迟然后多给自己一些挣扎的时间了。虽然站在全行业的角度这么想有些自私,因为以太 2.0 的上线必然是全行业的一个利好。意味着全世界第二大市值的公链成功转型 PoS 以及 PoS 走向主流。

去中心化也是以太坊的非常大的优势。筹码足够的分散,持币地址数足够的多,节点数量高达 2-3 万。这是目前 PoS 网络很难达到的。Cosmos 目前只有 100 个节点,1-2 年后会达到 300 个节点。Algorand 目前几十个节点。Tezos 只有一百多个节点。Solana 测试网有 300 个节点。

似乎对于 PoS 网络来说,几百个节点就是目前的最大负荷了。但我想起前日 Solana CEO 说的一句话:很难将 PoS 验证节点与 PoW 节点进行比较。又如 placeholder 的 Chris 在今日的论文中总结的:我们已经比较了解 POW 资产的特征,但对 POS 创造的资本资产的理解还处于初级阶段。

我们对于 PoS 的认知还非常有限。所以一切都还是未知数。能确定的一点是,未来的公链都想用 PoS。最大的例证是以太坊本身。转 PoS 道阻且长,仍不惜一切要转向 PoS。

关于 Aragon 迁移至 Cosmos 的事件一时间为行业所津津乐道。但大家不知道的是,Aragon 关于为何从 Polkadot 迁移至 Cosmos 的那一段论述,却是很巧妙的避重就轻了,并且很隐忍克制的表达了对波卡的不满。经过群友们的推断,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1. 阿拉贡在 Wasm 和 EVM 之间举棋不定

2. 有人推荐 Wasm,但波卡说 EVM substrate 两周可以搞定

3. 阿拉贡先搁置了自主链开发,搞了六个月基于 EVM 的 Dapp,这时候换 VM 成本太高了

4. 波卡说 EVM 暂时搞不定

5. 阿拉贡怒投 Cosmos Ethermint

阿拉贡对 EVM 更熟悉也更有基础,然后波卡一开始推荐 Wasm,又加了句 EVM 小事一桩。没想到波卡玩大发了后来又说搞不定。其实还是挺可惜的,波卡是缺头号马仔的,然后 Edgeware 又不争气 (主网推迟)。

Aragon 迁移让我在 Cosmos 身上看到了一些可能性:

首先,波卡和 Cosmos 是两个可以同台竞技的项目,级别相同,而绝非某些宣传中说的的那样,Cosmos 比波卡低人一等:两种思想,两种哲学,两种体系。最终还是让市场来选择,让开发者来选择。开发者是最实用主义/现实主义的一类群体。

其次,不要妖魔化波卡的共享安全性。就像 Aragon 那篇文里说的那样:波卡的共享安全性确实有趣,但仅此而已。既然我用了 Cosmos,那我就自己发一个币,自己保障链的安全性。并没有像某些宣传中说的那样,独立安全性比共享安全性差到哪里。

还听到一些言论,比如 Web3.0 时代还是会有一些项目选择用 Cosmos 的。言下之意,已经预设了大多数项目会用 Polkadot 的情景。对此观点本身我不多做评论。但是从种种迹象我们也能看出:波卡和 Cosmos 注定是要对立起来的。尽管加密世界倡导兼容并包的精神,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我想起前两周采访 Cosmos 的 Chjango 时,我们问她如何看待 Cosmos 和波卡的竞争与合作。Chjango 直接答非所问:I like Ethereum。

未来一定会有很明显的两种派系:波卡系和 Cosmos 系。如今这种趋势正逐步成型。而作为一个加密投资者最大的觉悟,想必莫过于是勇敢的站队了。请记住: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个项目的成功,会让这个项目周边所有的生态和相关利益者获利。

橙皮书在《公链都应该关注下最近这件事》中有一个观点值得大家思考:

“之前一直觉得应用链没什么需求,因为大部分应用需要的功能智能合约就能满足,并不需要专门一条为应用量身打造的链。但在早期,应用链的需求也许会越来越多——反正上层下层都不挣钱,那为什么不自己先把全部的技术堆栈占满,也许以后某一层就捕获到价值了呢?”

Application-Specific Blockchain 即应用定制链将是未来 3-5 年的大主题。

诸如 CryptoKitty 这样的昔日爆款应用,在发现无法在上层捕获到价值后,选择下海自己做一条公链。就如橙皮书所言,“行业仍然处于早起,明星应用纷纷选择往下层的技术堆栈扎根,并不是因为它们真的想要跟底层协议抢市场、分一杯羹,而是因为上层实在太乏力了,短期上层应用的故事没有用户的支持,无法兑现,那么不如反过来讲个更长远、更大的故事,还能多出一些时间。”

如果未来趋势真是如此,那么以 Cosmos 和 Polkadot 为首的应用定制链一定会大行其道。

很多人质疑这两个跨链项目毫无用处:满地都是垃圾空气链,两个垃圾跨了之后还是垃圾。而我认为相比于跨链的定位,Cosmos 和 Polkadot 更像是一种发链工具,即所谓的应用定制链。在未来的某一个时点,此两者必会引起一股应用链的泡沫狂潮。

诚如 Aragon 所说:

“鉴于 Cosmos SDK 和 Ethermint 上已经完成的工作,启动 Aragon Chain 所需的工作将比其他任何方案都要少得多。而 Cosmos SDK 的模块化将使我们能够继续改进 Aragon Chain。同时 Tendermint 权益证明算法是目前可用的、经过最严格的 PoS 共识测试的 PoS 算法,而且它已经获得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价值。“

很自然的推出 Web3.0 时代区块链的三个特征:模块化、可定制性、互操作性。正因为有了模块化和可定制性这两个特征,进而推导出来互操作性第三个特征。所以我理解的跨链是这样的一个逻辑。

有人说,USV 写出那篇胖协议的人真的该死。因为就是那篇文章让大家对公链趋之若鹜。

有人说,目前公链项目都估值过高,项目密集程度远大于需求,最终留下来的公链屈指可数,其他的都将一地鸡毛。但底层堆栈又是兵家必争之地,谁占领高低,谁就能获得百亿甚至千亿美元以上的空间。尽管厮杀激烈,还是要杀。

可谁能说清楚,底层公链现在算是在小荷才露尖尖角,还是百花齐放期,还是赢者通吃阶段,还是已经完蛋梦碎了?这个问题才是最难的。

对于那些资金几个亿的机构来说,买好大量比特和以太,再把主流公链都投一遍,总有一个中,怎么都是胜利。其实机构也不知道未来哪个公链能走出来,所以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全部投一遍。他们真的不太在乎诸如 Grin 和 Beam 的通胀谁厉害,Polkadot 和 Cosmos 哪个能称霸宇宙的问题。毕竟能用钱解决的事,何必浪费时间讨论呢。

先是通过 BTC 和 ETH 积累财富,然后把下一代公链统统布局一遍。钱继续生钱。强者恒强,合情合理。

但当全行业纷纷在同一时间齐刷刷的唱多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时候,我便知道此刻恰好是下注的良好时机。因为整个行业已经陷入了瓶颈。

盛极必衰,否极泰来。祸福相依,过犹不及。

币圈的历史无外乎此。

而你需要的则是一句扪心自问:

你认命吗。如果不认,那就请赶快下注。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