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Celer创始人董沫评价Dfinity的一番话聊起

重温了Kyle写的文章《好的区块链项目复制,伟大的区块链项目剽窃》,以此展开和大家聊聊。

如果你问每个加密货币团队:“你的组织,技术和产品,或者进入市场,哪个最重要?”只有不到1%的人会说”进入市场“。但是在如今的加密货币时代,以下的结论几乎是反直觉的:“关键的长期,持续的成功是取决于市场战略和执行,而技术和产品几乎是无关紧要的。”

“鉴于所有开源代码都可以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行复制,因此尽快实现网络效应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Kyle接下来以Dfinity举例子,说由Dfinity发明的阈值中继被认为是最佳共识模型,因为它解决了可扩展性三难问题。(关于“最佳共识模型”以及“解决三难问题”这两点我持保留意见)而EOS可能会将其DPoS共识算法删除,并将其替换为Dfinity的阈值中继。你可以类比一个苹果工程师可以从PowerPC转向英特尔移植的Mac OS。

既然说到了Dfinity,那不得不聊聊近日Dfinity公布SDK的新闻。众人纷纷调侃它终于不是T恤生产商了。但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次的SDK发布同时暴露出了很多问题:

这次的SDK发布仅仅是Alpha版本,仅仅只能支持一个本地节点,离最终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这之后是公开测试网的发布,理论上公开测试网的时候是要能支持很多节点,即以一种去中心化和可扩展的方式。现在的状况是离公开测试网发布都有些呛,遑论主网发布。

以及一个质疑:是否真的有必要用Motoko这门语言?如果不使用现有的语言比如Go、Rust等等,你就无法获取现有语言的网络效应,现有的工具和基础设施也不能使用。这使得一切的开发必须从头再来。

Dfinity的愿景一直没有变,要做世界计算机,并且Dfinity团队也大方承认核心问题很难解决。说实话这一次的SDK发布是不太走心的,更像是一次匆忙交付的作业,为了应付投资者和机构。

就像Celer创始人董沫说的一样:EVM很渣,但是已经有Billions of Dollars建设的生态。Dfinity是很有钱,但是不禁要问,怎么从从根本上这么不同的设计模式,重建开发者生态?

从最近Polkadot赶忙推出Substrate EVM可以看出来,以太坊的生态真的很强劲。这些“以太坊杀手们”不得不纷纷推出兼容EVM虚拟机的软件以做出妥协。

像Cosmos和Polkadot,此二者的开发进度迅猛,产品的推出和迭代频繁,基本朝着路线图推进。可以说这两个项目在所有的“以太坊杀手项目”中算是有较为完善的全新的基础设施。

同时他们还兼容EVM。

所以Dfinity的问题有些大。Dfinity延期路线图太久。而开发者在不同项目之间做选择的前提是项目有完善的基础设施(兼容EVM最好,方便过渡)。而Dfinity要进度没进度,要EVM没EVM,要基础设施没有基础设施。开发者压根连正眼都不会瞧Dfinity一下。真的像董老师说的那样,只剩下钱多了。

回到开头奶王Kyle的剽窃论,那篇文章主要的观点是,相比于技术,项目方更应该尽快获取网络效应。

怎么获取网络效应?钱多只是其中一个因素。EOS钱够多吧,发展到现在,在和以太坊争夺开发者生态的道路上,算是走输了。所以Dfinity钱多真的不算太大的优势。网络效应的聚集一定是多方面的合力。

本文无意唱空Dfinity,而是想把区块链的画皮撕开来,和大家聊聊,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