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老头随感|写在 Nervos 主网上线之际,Nervos 引领的三大投资趋势

索老头随感|写在 Nervos 主网上线之际,Nervos 引领的三大投资趋势

USV 的 Joel 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写出那篇著名的胖协议文章之后,“价值捕获” 这个词有一天会变成流行语。18 年之后,“价值捕获” 这个概念慢慢进入主流大众的视野。彼时无数文章诞生,试图教育我们代币应该如何正确的捕获价值。

想来也好笑,以太坊爆发偏偏不是因为它的价值捕获模型 (收取手续费),而是因为 ICO。

所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一个项目的代币价值捕获真的能够被提前预测到吗。甚至说像 Nervos 一样去设计一个长期有利于代币价值良性增长的价值捕获模型?今后哪一天 Nervos 爆发了,爆发的原因就真的会像团队设计的那样?

比特币说想成为交易媒介,但不料变成了价值存储。以太坊说想成为世界计算机,现在却是 “全球金融结算层”。

事物偏偏朝着不既定的方向运行。所有的精心设计回过头看往往可笑无比。

但在 Nervos 之前,的确还没有一个团队像 Nervos 这样从代币工程学的角度去精心设计它的代币经济模型。无论 Nervos 未来是否会朝着这套模型发展,团队至少是用心的。他们也是懂社区的,知道社区和投资者最想要什么:代币价格的长期增值。

我的理解是,Nervos 团队试图通过物理的方法让代币的价值捕获最大限度的在控制之中。

这应该是 Nervos 团队的创新之处,他们向业界大胆的提出了一个观点并付诸实践:代币经济模型需要精心设计,而不是粗糙对待,或者任其自由发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莫过于 Cosmos 这个项目了。Cosmos 的代币价值捕获一直是个问题。并常常用来和 Polkadot 对比来凸显 Polkadot 的代币价值捕获有多么强大。

被如此诟病不无原因。团队至今没有想出一个合理的代币价值捕获模型。整个团队非常佛系,面对众多投资者关于代币价值捕获的逼问,团队一直表示 “顺其自然” 就好。这让整个项目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

0x Protocol 是最大的失败案例。以太坊的强大金融帝国背后,0x Protocol 作为底层基础设施功不可没,但其代币 Zrx 却没有捕获到应得的价值。这个案例非常典型。可能正是因为这个项目,才让业界真正关注起代币价值捕获的问题。

所以我们不能排除 Cosmos 这个项目今后会在代币价值捕获这个模型上栽跟头。但另一方面,这也代表了无限的可能性。在 Cosmos 项目的进展中,某种强大而行之有效的代币价值捕获模型被发现。

Nervos 开启了币圈关于 “代币价值捕获需要精心设计” 的先河。

而 Nervos 和 Cosmos,正式代表了两种 “代币价值捕获” 的思想碰撞:是历史选择代币的价值捕获,还是代币的价值捕获去创造历史?目前我们并不知道。

在深入学习 Nervos 这个项目之前,我一直没有意识到区块链的状态爆炸问题是多么的严重。状态爆炸,简单的来说,就是全节点需要存储的数据越来越多,多到超过了自身的负荷。目前比特币和以太坊正无时不刻受困于状态爆炸问题。而且我们必须承认,这个问题,我们忽略很久了。

更要命的是,这还仅仅是在区块链解决扩展性问题之前发生的事情。如果未来扩展性问题解决了呢。可以想像状态爆炸的问题会几何级数的增长。如果这个问题不能得到很好的解决,那么区块链系统的运转会严重地受到影响。

Nervos 对此的解决方案是,从优化人们使用存储空间的方式上出发,从经济学的角度,限制存储空间的上限,对有限的资源进行定价。

其实这和上文所描述的 Nervos 代币价值捕获方法是一脉相承的。

至此我们可以初步得出一个结论:Nervos 是一个非常善于利用加密经济学的团队。

Nervos 倡导的思想是:开发者到 Nervos 生态上开发应用是需要付费的。并且因为长期占用了资源,所以需要持续不断的付费。但我担心的是教育问题。毕竟之前的区块链项目开发者都是免费在上面开发。一下子让他们接受付费开发并且是持续不断的付费,开发者能否接受?这是否会导致 Nervos 一开始建立生态的冷启动出现问题?

我想起的是 Polkadot 的卖拍插槽,这也是 Polkadot 代币的核心价值捕获方式:开发者想要加入我的生态,享受 Polkadot 生态的特权与功能,你必须购买 DOT 代币。之前很多人诟病 Polkadot 的这项设计,认为更高的原生代币价格会提高参与成本,成为网络进一步增值的障碍。但联想 Nervos 倡导的开发者付费制模式,Polkadot 的这项设计就能够理解一些了。

虽然我不是开发者,一开始我也是不能接受的。但仔细一想,这就是很正常的市场经济。你占用多少资源,就付出多少成本。可能我们反倒应该惊讶的是:区块链行业发展了 10 年之久,开发者在区块链平台上开发,一直占用着区块链平台的资源却不付出丝毫成本。而我们连这点都没有意识到。

很大一部分原因始于 17 年的公链爆发潮。公链的竞争本质是开发者的竞争,各个以太坊杀手们都在使出浑身解数争夺底层开者,又怎么会说:想来我的平台开发,你需要付费呢。

现在的高性能链愈发给我一种这样的感觉:他们想逆天改命。性能,去中心化,安全,样样都争取做到 100 分,关键是全都在 Layer1。

而 Nervos 更像是顺应天命,既然无法在 Layer1 一口吃成大胖子,那么就使用分层:从架构的观点来看,将一个系统的整体功能分层或分解,交给不同的功能层或是功能组件去处理,是一种优于将所有功能都耦合在一个单体中的设计模式。就像互联网协议也是分层的,我们说的 TCP/IP  实际上是两个协议的名字。

说真的我不知道分层设计在 Nervos 上是否会成功。ETH  在过去的几年中尝试过各种 Layer2 的方案:从一开始的 Plasma、State Channel  到现在的 Rollups  以及相对应的衍生出各类项目,Layer2  的进展感觉一直不顺利。我们心里也清楚,在 Layer2 的道路上我们已经有太多的烈士:Plasam/Raiden/POA/Loom…..

在 Nervos 上线主网之际,我写下这篇文章,主要为了整理一下近期学习 Nervos 后的一些思考。选择在此时发布,则是真心祝福 Nervos 顺利发布主网。

我不知道 Nervos 最终能否成功,但我隐约看见了由 Nervos 引领的未来三大投资趋势:

1. 代币的价值捕获模型经过精心设计的项目

2. 解决区块链状态爆炸题材的项目

3. 开发者付费制公链平台

Nervos 说他们是站在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两个巨人的肩膀上,而未来的项目也应该庆幸,他们的诞生是站在了 Nervos 的肩膀上。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