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老头随感|在币圈,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索老头随感|在币圈,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今天比特币突破 7800 刀,但有人怀疑这是因为 Tether 又增发了 5 亿美元所致。而今天的话题,就要从 Tether 讲起。

Tether 是发行在 Omni 协议上的资产。币圈老人应该都知道 Omni。Omni 的前身是 Mastercoin。Mastercoin 是在 2013 年夏天推出的代币预售项目,几个月后 Counterparty 诞生,2014 年初以太坊开启预售。Mastercoin 可能是第一个做到在产品推出之前就进行代币预售的平台,这里的代币预售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 ICO。

即便 Tether 在过去的几年内饱受质疑,它仍然占据了稳定币最大的市场份额,并且高居市值排行榜第四。而基于 Omni 协议发行的 USDT 代币,则占了 90% 的比例,基于以太坊和波场发行的 USDT 代币只占剩余的 10% 份额。

哭笑不得的是,Omni 这个币早已无人问津,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

回顾历史,我发现第一个新技术的创造者,并不意味着最终就能成功。

Bytecoin 开创了匿名环签名技术的先河,但因为预挖等问题被社区抛弃。Monero 复制了 Bytecoin 的代码,最终却占领了暗网的支付市场。Mastercoin、Counterparty 和以太坊,这三种币都在追求同样的目标,即建立一个发行新代币的平台。前两者早已成为历史的注脚,成就一代霸业的是后来者以太坊。

以太坊现在做的事情,比特股之前全部做过。MakerDAO 的那一套玩法在比特股的网关上都有,连 MakerDAO 的联合创始人 Rune 之前都是比特股社区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那也是比特股最先提出的理念:DAC。以太坊最终继承其衣钵,将各种功能和特性发扬光大,加之 EOS 把比特股自我迭代。自此比特股彻底成为加密历史中的一抹记忆。

我们都说先发优势有多么重要,但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又何其关键。

比特币远古大神 Jimmy Song,其一人相当于整个币圈的历史。如果不看他的文章,我不会知道原来 Charlie Lee 在创造莱特币之前还创造过两个狗屎币:Tenebrix 和 Fairbrix。这段黑历史可能他本人都不愿提及,但是却值得我们思考:为什么是莱特币成功了而不是前两个。Jimmy Song 揭晓了答案,多年来,Charlie Lee 对许多人说,他最具前瞻性的想法,是他给了莱特币一个朗朗上口的称号:比特金,莱特银。

至少在加密货币这个领域,大部分技术对币价都没有直接的正面影响。也因此我们常常戏称这种现象为:技术还在,币却没了。

因为技术容易复制和取代,技术优势可以转移和集成。但共识和生态却是马太效应,就像同是贵金属,更稀缺的有很多,但几千年来都取代不了黄金的地位。在没有高纬度产品彻底打破局面之前,寡头垄断甚至赢家通吃很可能就是宿命。

那么一个从零开始的项目如何积累共识和生态呢。答案只有市场营销。

关于加密货币市场营销的详细内容,可以自行阅读 Jimmy Song 的文章《应该把所有山寨币都当作骗局》。为了让大家快速了解如何进行加密货币的市场营销,我将用如下例子举例。

目前市面上排的上号的币种,我们都能给它一个朗朗上口的绰号。BTC 是数字黄金,ETH 是金融结算平台,EOS 是区块链 3.0,BCH 是电子现金,Tron 是复制加黏贴,NEO 是中国以太坊,LINK 是插头币,Rchain 是泰迪币,Polkadot 是万链之母,Cosmos 是高级插座。

我们把这种给加密货币取绰号的方式叫做 Meme。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 Meme 提取了去中心化网络的价值定位,并将它转化成了一种便于网络内利益相关者分享和理解的形式。

在当今时代,注意力属于稀缺资源,人们只需要轻点几下就可以在社区之间切换,因此建立一个有黏性的品牌对于打造网络效应来说至关重要。如果一个网络的价值定位越容易被用户传播,这个网络的发展潜力就越大。

我就拿我自己做例子吧。我曾试图通过分享技术的方式和其他人去布道 Cosmos,但发现那实在太难。大多数人的认知没有达到你的水准。你的布道对他们来说根本不起作用。

这种情况下你必须使用降维打击。不要试图和大家说 Cosmos 的技术有多么牛逼,设计有多么精巧。那都没用,你应该这样子去说:

Cosmos 是一种高级的插座。所有的项目都想来插 Cosmos。插 Cosmos 就代表其他项目从以太坊生态迁移到 Cosmos 生态了。比如以太坊社区明星项目 Aragon 已经宣布插 Cosmos 了。未来还有好多诸如 Zcash 的优质项目排着队插 Cosmos。更不用说那些垃圾币和狗屎了,他们都会主动来当 Cosmos 的舔狗。Cosmos 被插的越多,它的价值就越能体现。

我仅举此一例来说明,币圈 KOL 应该如何正确有效的向社区布道你看好的项目。

最后我想以 Jade 在《只赚属于你自己的钱》一文里的一段话做结尾:

“从逻辑上,我虽然也信仰比特币,但我不相信它已经成了避险资产。能够和今天世界上大部分的风险资产一直这么背道而驰。我也不相信 Bitcoin Maximalist,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伟大的投资者是通过 all in 一只股票而长盛不衰的。我们被很多故事打了鸡血,只是因为时间还拉的不够长。”

我时常在思考自己在币圈到底学会了什么,答案可能是 “周期的力量”。所有事物都有它的生命周期,逆势而为也许能彰显你的个性,但感知周期并且去顺应它,可能更应该是我们每个人需要努力去做的事。

如果你在币圈浸润 2-3 年以上,也许你就能明白,币圈根本没有什么奇迹。也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但我们相信永垂不朽,因为人类自诞生以来就是一种飞蛾扑火般的动物。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