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onfly Haseeb: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奋斗

Dragonfly Haseeb: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奋斗

Laura Shin 的 Podcast 真的是加密货币行业的一块瑰宝,可惜的是国内的币圈无人问津。也许是文化原因,又或许是 Podcast 的形式本身难以传播。但无论怎样,如果你是一名行业从业者,我一定会推荐你去看看她每一期的内容。她最新一期的播客采访的是 Dragonfly Capital 的 Alex 和 Haseeb。听完之后我深受震撼,我想我需要用文字记录下我的感受,以及让大家了解,币圈真正有资格称的上 Crypto Fund 的机构到底是怎么样的。

Dragonfly Capital 是一家 19 年末逐步进入公众视野的 Crypto Fund。但其实他们已经深耕这个行业 2-3 年。在最近的半年内,Dragonfly 笔耕不辍,连续输出了 3-4 篇高质量的投资主题论文。其资源遍及中美两州,是一家投资主题驱动的币圈顶级 Fund。

Haseeb 现在是 Dragonfly Capital 的合伙人,他的个人经历堪称传奇。在 Naval 的 MetaStable 呆过,在 Earn.com 工作过 (被 Coinbase 收购的那家公司,Coinbase 还顺便把 Balaji 给诏安了)。若仅仅是以上的履历,也足以另众人仰望。但他最传奇和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是他作为专业德州扑克选手的经历,他曾经在德州扑克的世界排名巅峰时期到达过前十。大多数机构的从业者都是传统 VC 背景,而 Haseeb 的优势就是他有来自不同行业的背景,这些丰富的经历造就了现在的他,也成为了他独特的优势,因为 Crypto 行业恰恰是一个复杂的跨学科和领域的行业。

Haseeb 对 Laura Shin 说,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奋斗。对于十几年前 16 岁的他来说,德州扑克就是他那一代人改变命运的事情。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如果不甘平庸,想要不走寻常路,那一定会是德州扑克。就像现在年轻的加密货币交易者想通过投机获取财富自由一样。每一代人在黄金时期都会遇见他的风口,也许五年之后会是另一项迷人的体育竞技或是其他,而现在,似乎是加密货币交易。

那时候他还年轻,一切对他来说都很无聊,比起枯燥的学术,他更想做一些有挑战性的事情。他不想沿着那条普通的小路走。那时他还在大学,他学习的是哲学,似乎没有比玩德州扑克赚钱更有吸引力的事情了。多年以后,当他进入加密货币行业,从事德州扑克的经历或多或少的帮助他理解加密货币行业这些投机性疯狂背后的成因。

德州扑克教会他思考风险,心理,博弈论,多方之间的竞争性动态,不单单是两个人之间。放到加密货币行业,那就是思考 protocol 协议之间的关系。所有的这些对于评估加密项目和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都非常有价值。这也是为什么你能看到,加密货币这个行业有许多人之前是玩扑克的。

中西方之间的差异

这似乎已经在币圈达成了一种共识,那就是最前沿的密码学技术,建立 Layer1 协议的开发者和团队,都来自西方。所以 Dragonfly Capital 投资了大量西方的 Layer1 协议代币,DeFi 产品,以及最具前瞻性的技术。

而东方则是用户采用率,他们主要投资交易所,交易公司,交易平台,钱包,很多用户端的产品来自中国。

这让我想起东哥一个观点:真正的基础链创新,需要的是大师,这是一条链的灵魂,也是中国真正缺乏的。

什么是大师?不是代码能力多么熟练,性能设计多么惊人,是能在理论和算法上有所突破和创新的人。比如图灵机、冯诺依曼架构、互联网 TCP/IP 协议、零知识证明等等。没有大师指明方向,构建地基,工程师再多也只不过是一群不知该去往何方的迷路蚁群。而中国的基础链缺少灵魂。中国只有优秀的工程师,没有大师。因此基础链领域中国很难出现世界级竞争力。

币圈很难分类

Laura Shin 问 Haseeb,Dragonfly 是不是也像传统风投一样,在币圈的每一个细分领域只会投一家公司。

Haseeb 的回答是在加密货币领域,你很难定义分类 (Category)。Layer1 是不是一个分类?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比特币可能是唯一值得投资的标的,你甚至都不会接触以太坊。中间件是不是一个分类。如果是那样的话,按照 Placeholder 的中间件理论,中间件会榨取底层公链的很大部分价值,那么以太坊这样的底层公链就不需要布局了。可是事实 Placeholder 自己持有了以太坊。

如果你无法知晓市场在未来是如何走向的,你真的很难分清界限。所以成为加密货币投资者最困难的地方,是保持思想的开放,同时迅速的改变观念。Alex 也表达了类似的想法,很多传统风投被不投 Token 的固有观念束缚,因此错过了投资以太坊的大好机会。其实风投们很早就接触到了以太坊,只是都选择了无视。

保持不可知论的开放心态

Haseeb 他们仍然相信,比特币不会是这个领域唯一成功的事物。在将来还会有和比特币以太坊同等级别的投资品诞生,但很可能和现在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完全不同。现在下判断还为时尚早,所以他们试图保持不可知论的心态,试图让他们的想法逐年改变,不束缚于某一种特定的范式。

如果你仍然停留在 16-17 年的时代,那么你会发现你很难适应现在的环境和投资,因为这个圈子已经和 2-3 年前完全不同。而从现在起的 2-3 年后,我们仍然会遇见同等级别的观念转换。因为这个领域实在变得太快。

币圈充斥着各种最大主义和部落主义,但我们会尽量保持一种不可知论的开放态度。广泛听取各方意见,集百家之长,取其精华,丢其糟粕。我们不会去试图说服谁,这毫无意义。把时间拉长,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答案。

价值捕获问题。很难定义和判断价值捕获

作为一家 Crypto Fund,它的责任就是要给 LP 最大的价值敞口。所以他们也一直在思考价值捕获的问题。价值捕获无外乎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基于比特币 以太坊 Tezos 建立事物的公司捕获了价值,或是这些公共交易的底层资产本身捕获了价值。

价值到底会在哪里捕获,这一点仍然不是很明显。1confirmation 这家 Fund,既投了 Cosmos 的代币,又投了 Tendermint 公司的股权。又比如 Polychain,不仅投了 Polkadot 的代币,又投了 Web3 基金会的股权。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Crypto Fund 对价值到底在哪里捕获也不是十分笃定,所以他们对于看好的优质项目,一般是选择既投股权,又投代币。

而我们又不得不承认,如今大多数协议看上去仍旧像是风险投资。尽管表面上这很 Ok,没有任何问题,只要代币的价格有很大的增值。但这些东西更像是一个二元期权式的押注。要么这些东西成功,成为了他们想成为的东西:比如电子黄金,世界计算机,万链互连。又或者他们失败了,随后被丢进历史的垃圾桶。

所以买比特币更像是买比特币成为电子黄金的看涨期权,买以太坊则是以太坊赢得全世界智能合约平台的看涨期权。

所有这些事物仍然有不对称的收益率分布,所以我们经常问自己问题,基于事物现有的状况,什么是最好的投资。有时我们会选择股权投资,有时我们会选择投资底层协议的代币。这得看实际情况判断。

比特币,胖协议,吸取一切价值

关于比特币,你需要问自己两个问题,第一,比特币本身目前的价值是高估还是低谷。第二,比特币的生态目前怎么样。闪电网络,Liquid,和其他建立在比特币之上的业务。时至今日,我们很难看到有任何成功。

比特币是 Joel Monegro 著名的胖协议论文的最大例证。比特币吃掉了在它之上的所有东西的价值,其他东西在捕获价值上都无一例外失败了。所以问题就变成了,我们是仅仅投资比特币,还是投资建立在其上的公司。我们的答案是,我们非常看多比特币本身。

以太坊仍然有强大的优势

公链战争在 6 个月前已经打响,诸如 Tezos,Algorand,Hashgraph 这些新公链纷纷上线。Haseeb 认为这场战斗我们已经打了一半,到目前为止,每一位到达前线的士兵都被斩首了。他相信我们比 6 个月前更明白,为什么以太坊仍然遥遥领先。我们也知道了,打败以太坊这件事是多么的困难。

而在 6 个月前,Haseeb 认为以太坊真的可能被打败。他们有太多的技术债务,过长的路线图。人们没有耐心等到 2020 年 ETH2.0 问世。在这段窗口期积压着的使用智能合约的需求意味着,谁最先到达彼岸,提供一个高性能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谁就能赢得胜利。

但是以太坊已经加强了他们的路线图。关于如何达到他们的路线图这一点更加清晰了。这意味着虽然时间线上不会加快太多,但我们等的时间越长,离真理和标准就越接近。同时随着每一天的流逝,以太坊没有被打败,这意味着以太坊更可能胜利。所有打不败你的事物将使你变得更强大。

另外很清晰的一点是,加密货币世界中最重要的应用是 DeFi。如今这个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尽管它在 1 年前还只是初露锋芒。关于 DeFi 的事实是,它只在以太坊上是有效的。DeFi 具有强大的网络效应,这意味着很难把一个 DeFi 生态迁移到一条没有其他资产、没有互操作性、没有高质量抵押物的链上。

如果你试图在 EOS 上建立 DeFi 上台,你可以尝试,在 EOS 上确实有一个小型的 DeFi 生态,但是问题是 EOS 没有许多稳定币,EOS 本身不是 ETH 那样高质量的抵押物。它没有充足的流动性,它是很波动的。网络效应让 ETH 保持高锁定状态,让它成为 DeFi 的 Home。大多数 DeFi 不需要扩展性,如果你不是开一个巨大的 CDP,你不需要 500TPS 去做这件事情。最后,我们看到的大多数不建立自己链的初创公司都是建立在以太坊上。

现在有很多项目说自己是 Okay 的。我们会建立在波卡上,会成为一个平行链。或者我们将基于 Cosmos SDK 建立,我们想成为 Cosmos 生态的一部分。

但几乎所有人都基于以太坊建立,因为它是城镇里唯一的游戏,它是钱所在的地方。人们基于以太坊建立是因为它是钱在的地方。如果你想建立一个能带来钱的产品,你不得不选择以太坊。真的很难想象比如 Telegram 进入加密货币领域能够获得强大的开发者生态。

有很多平台即将发布,他们有更好的设计,更好的架构,带着更具有扩展性的产品走向市场,但他们需要证明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他们该如何赢得开发者。

如果有人想建立游戏或者其他对扩展性有需求的东西呢。有没有动机选择其他的区块链在其之上建立?

确实许多链就是如此标榜他们自己的:我们对游戏友好,我们对高性能用例友好。但问题是,这些事情很难产生网络效应,如果有一个游戏,真的需要扩展性,那么最适合的平台可能是 EOS 或者是 Algorand。那会是对一个游戏来说很好的平台,但这个游戏未必能吸引很多用户。它不会吸引许多其他资产,它不会吸引许多其他应用。

另一方面,以太坊自己在开发更坚固可靠的 layer2 方案。像 Matter Labs 这些公司,都在积极探索 ZK Rollups 和 Optimistic Rollups 等技术。

18 年和 19 年,我们听到了太多唱空以太坊的负面声音:ETH2.0 的推迟,团队抛售 ETH 筹码,旧一代 Layer2 技术的全面破产,生态贡献者纷纷离开,DeFi 生态的蓬勃发展并没有促进 ETH 的币价。以太坊失去了 ICO 功能之后犹如被阉割的太监。所有人都在出奇一致的唱空。但以太坊仍占据强大的优势。这一切不禁让我思考:是否是买入以太坊的机会。

押注以太坊的竞争对手

Haseeb 说他们也投资了很多以太坊竞争品。

虽然以太坊的领先地位已经遥遥领先,但他并不认为以太坊能够 100% 胜出。仍旧剩下很多可玩的空间和游戏。这个窗口期是在以太坊 2.0 完全启动之前的三年内。如果在接下来的 2-3 年内我们看到有新的公链平台走入市场并占领开发者心智,我想我们能够看见一个迅速的转移:从以太坊转变到其他某个主导的平台。

也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不同的应用类型在不同的链上。以太坊成为一条 DeFi 链。所有金融相关的事务都会发生在以太坊上。Tezos 成为一条 STO 链。证券发型相关的事务都发生在 Tezos 上。Solana 成为一条 DEX 链,高性能 DEX 的建立都发生在 Solana 上。Cosmos 成为一条互操作性链,所有链的互操作都要经过 Cosmos。

以上对未来的畅想和 Cosmos 的应用定制链思想异曲同工,Cosmos 的应用定制链是希望开发者做一个 DApp 链。而不同的应用类型在不同的链上,则是更加细化了应用定制链的思想:既然历史让 DeFi 选择了以太坊,那么以太坊就成为 DeFi 链吧。

马克思说过,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人终归是要融入某个群体之中的。这是一种自然规律:事物想要融为一体。事物想要有互操作性。事物想要生活在同一个生态。如果未来真的发展成不同的应用类型在不同的链上,那么 Cosmos 和 Polkadot 这两条互操作性链则是必不可少。

这些以太坊竞争者平台,他们真的很棒。在接下来 3 年的窗口期,他们有一个很好的竞争机会。同时我们也需要明白,他们正在试图击败一个不可抗拒的强大力量。这股力量在过去的 6 个月内已经变得强大的异乎寻常。它就是以太坊。

结语

我想起的是 Coinbase 的 CEO Armstrong 最近写的文章《预测加密货币下一个十年》,文中提到了 Consolidation 固化。在未来的十年,加密货币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将继续遵循幂律分布的法则,赢家通吃,强者恒强。我们将看到更多的币安和比特大陆。这也预示着在下一个十年,这个行业将变得越来越固化。

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世界。而 Dragonfly Capital 的分享让我坚信的一件事是:在这逐渐固化和阶级化的币圈,仍旧充满着很多变数和机会。不管最后能走到哪种地步,这终究是属于我们这代人的奋斗。

Every generation has its hustle。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