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币圈投资趋势:PoS 三皇将继续跑赢比特币

2020 年币圈投资趋势:PoS 三皇将继续跑赢比特币

在 2019 年我们很明显的看到了市场的滞后效应,主流媒体在 19 年初卖力宣传的 PoS 在一整年中的表现可以说非常糟糕,直至 19 年末尾,由 Cosmos 和 Tezos 开启的一波独立行情,才让 PoS 项目有了些许的存在感。

我们指责交易所开启的 Staking 让 PoS 项目变得更加中心化。但我们却忘记 Staking 的普及恰恰是由交易所 Coinbase 和 Binance 引领的。Staking 的概念和故事在 2019 年由主流媒体、投资机构和专业节点服务商开启,但是没有很有效的传播到币圈的中底层。我们承认交易所 “随存随取” 式的存币生息的确让 PoS 项目变得中心化了,但在 Staking 的普及上,恰恰是交易所的功劳。因为交易所拥有大量的用户,很好的带动了市场的情绪。

少数主流媒体和投资机构的认知和视野是超前整个市场的。近一些的例子是如今在以太坊上火热的 DeFi。Uniswap 这个 DeFi 的创世纪神物诞生于 18 年,但是真正火起来却是在 19 年。包括 MakerDAO 在 2018 年整体熊市环境中的逆势上涨,奠定了以太坊作为 DeFi 老大哥的基础。又比如我们在 19 年提出的一些新概念和主题:DAO/互操作性/STO 等非主流的东西。也许需要再等待 2-3 年才是这些主题的高潮时期。

对市场的预判以及对判断的验证,这中间会相差至少 1 年时间。另一方面这也是低调布局的最佳时机。

最近看到了一个人写的批判 PoS 的文章。再看看他之前写的文章,无外乎就是买比特币和以太坊。守旧者的眼光总是有局限性。PoW 占据了市场的大部分话语权。让市场在短时间内接受 PoS 几乎不可能,理念的侵入往往是悄然无息,当你意识到它时,它已经成为主流了。依旧是用时间换空间。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事情:Staking 和 PoS 才刚刚开始。

如今的 Layer1 公链已经和 PoS 深深绑定。因为在 2020 年推出的 20 多条公链,清一色使用的都是 PoS。2020 年也是 Layer1 公链们最后的窗口期。在这一年中,如果它们没有获取足够的开发者和投资者,那么基本宣告项目破产。

正因为如此,Layer1 公链在 2020 年的竞争会达到史无前例的激励和残酷。Layer1 公链们会互相攻击,使用各种手段来获取开发者和投资者的信任。加密部落主义和极端主义会达到空前绝后的高度。这些新的 Layer1 们各个头戴闪耀光环,但拥有社区的项目寥寥无几。对于它们能否打入市场这一点个人持悲观态度。

另一种可能性是这些项目深知吸引广泛关注非常困难,因此主动推迟主网上线时间,直到牛市的到来。

我们也可以看到,专业的 PoS 节点服务商数量非常有限。因为节点服务商发现它们的业务不像当年的挖矿业务一样赚钱,如果背后没有雄厚的自有资金或者投资机构的金主支持,节点服务商的业务在现有的环境下很难持续下去。可以预料到 PoS 最终也会发展成像 PoW 那样被少数几家矿池垄断。更进一步的你会发现,现存的专业节点服务商,有很大一部分是头部矿池切进来做的。币圈崇尚绝对的自由市场竞争,马太效应非常明显。

另一个矛盾是有限的专业节点服务商与众多的新 Layer1 项目。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节点服务商只会选择头部的 PoS 项目去做验证服务。如果没有强烈的信仰支撑或者客观的经济激励,它们不会参与到新项目之中。

欣慰的是在过去的一年中诞生了诸如 stakefish 这样的专业节点服务商。它们不仅运行高可用性和高安全性的基础设施,同时还贡献代码、引导治理讨论、提供最佳实践咨询、进行市场研究、壮大社区、促进新用户教育多种参与形式,充分的参与到生态中。这些经历了 2019 年历练的专业节点服务商在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同时,也产出了大量的观点和数据,这些都将为新协议的发布提供指导。

2020 年是 PoS 和 Staking 真正走向大众的一年。就像一谈起智能合约,我们首先会想起以太坊一样。一想起 Staking 和 PoS,我们会想起 PoS 三皇:Cosmos/Tezos/Polkadot。相信在 2020 年,PoS 三皇的市场表现会继续跑赢比特币。这其中的溢价与价值增长仅仅是 PoS 和 Staking 本身的发酵和成熟带来的。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