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king 和 DeFi 在 Cosmos 中能共存吗? Part1:经济学缺陷

Staking 和 DeFi 在 Cosmos 中能共存吗? Part1:经济学缺陷

Proof of Stake 的经济学分析

Proof of Stake (PoS) 作为区块链的核心共识层正日益流行。以太坊、EOS、Cosmos 和 Tezos 等多个区块链平台已经采用 PoS 或计划在不久的将来采用 PoS。长期以来,人们对 PoS 的安全性问题做了大量的研究,但对于 PoS 对生态系统的潜在经济影响及其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却很少考虑。在本文中,我们列出了基于 PoS 的经济系统可能出现的三个潜在问题。

Stake?还是不 Stake?

实行中央利率

Staking and DeFi products compete with each other

1. 抑制生态系统发展

可能出现的第一个问题是 POS 中存在的 staking 奖励会严重影响 DApp 生态系统的发展。目前,通过在 Cosmos hub 质押 Atoms,每年可以获得约 11.5% 的回报。仅仅通过简单质押 ATOMs 每年就有 11.5% 的投资汇报,因此投资 (例如提供流动性) 回报率低于 11.5% 的 DApp(特别是 DeFi) 不会受到 ATOM 持有者的青睐。它创建了一个低效的生态系统,应用程序必须与用户的基本协议竞争。这不仅是 Cosmos 的问题,也适用于其他基于 PoS 的平台,例如 Casper 之后的 Ethereum。

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是自然的,而且由于市场效应,生态系统将达到一种平衡。然而,尽管很可能达到平衡,但它效果如何 (是否以最大化用户效用的方式) 是非常值得怀疑的。Compound 和 Uniswap 这两个例子给出了更深入的解释。

Casper 之后 Ethereum 上的 Compound

如果你看看以太坊目前的状况,它没有任何形式的 Staking 回报,因此以太坊没有障碍来提供流动性。持有人实际上是受到激励的,目的是通过利率来抵消资产的贬值。这就是为什么存在着超过 6000 万美元的 ETH 池汇聚在 Compound 的原因,即使贷款人利率极低,目前的年利率大约为 0.1%。由于 ETH 放款人供应量很高,用户可以从 Compound 中以 2% 左右的低利率借入 ETH(Compound 收取 2% 的佣金)。

相比之下在 Casper 之后的 Ethereum 中,我们假设从现在起 Staking 年化回报率将为 2%,ETH 持有人会被激励进行 staking,而不是将 ETH 集中到 Compound 中。在贷款年化回报率超过 2% 之前,Compound 中可贷款 ETH 的供应量将逐渐减少。这将迫使贷款人采取更高的利率导致借贷利率上升至 4% 及以上,从而导致社会效用下降。

Cosmos 上的 Uniswap

像 Uniswap 这样一个流动性提供商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可能在 PoS 平台上遭遇低效。以 Cosmos 为例,如果一个 ATOM 交易对不能提供超过 5.75% 的年化回报率,那么最终可能会陷入一个流动性无止境下降、交易量减少的恶性循环。

2. 抑制 DApp 使用

第二个潜在的问题是 PoS 会阻止人们更自由地使用 DApps(特别是 DeFi)。由于使用需要锁定 PoS 代币的 DApp 会导致用户错过 Staking 奖励,因此用户不太愿意使用这些 DApp。Casper 之后 Ethereum 上的 MakerDAO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Casper 之后 Ethereum 上的 MakerDAO

Staking 回报率也会抑制 MakerDAO CDPs 的开放。由于 ETH 被锁定在 CDP 中,不能用于申请 Staking 奖励,用户实际上错过了相对稳定的 2% 年利润。CDP 持有者现在要付出额外的每年 2% 回报的机会成本。这种机会成本会减少愿意造 DAI 的人数。

Cosmos 上的 Kava

这个问题在 Cosmos 上的 DeFi-dApps 上更加严重。 Kava ,是个很好的例子。 Kava 的使用者必须牺牲每年 11.5% 的潜在 Staking 回报率,才能用他们的 ATOMs 作为抵押品造出稳定币。这显然也会抑制用户使用产品的积极性。

3. 跨链转移的机会成本

最后,这个问题适用于跨链平台,这些平台旨在连接不同的区块链,使跨区块链的资产转移成为可能。这一问题出现在基于 PoS 的代币的转移上,而 Staking 奖励将抑制跨链转移的发生。

Ethereum-Cosmos Peg

Cosmos 是一个例子,它计划使用 peg zones 连接到以太坊。现在这可能不是问题,但随着以太坊进入以太坊 2.0 并实现了 Casper,只有以太坊区块链中的 ETH 可以获得 Staking 奖励,而已经转移到 Cosmos 网络的 ETH 不能。

由于将 ETH 转移到 Cosmos 的持有者会错过潜在的 Staking 奖励,这会降低 ETH 转移到 Cosmos 的动机。

为了 Ethereum-Cosmos 生态系统的发展,向以太坊和 Cosmos 的转移应该定期发生,但上述问题给这一过程增加了障碍。

通货膨胀率困境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通货膨胀率对网络的影响以及随之而来的困境。对于 PoS 区块链,它可以选择高通胀率或低通胀率。目前,这两种选择都需要在安全性和实用性之间进行权衡。 这种权衡使网络无法更有效地发挥帕累托效应。

高通货膨胀率

通过提高 Staking 回报率来获得较高的通货膨胀率,可以激励代币持有者更多地 Stake,从而提高 stake 代币的总价值。因此,攻击者必须获得更多的资金才能对网络进行攻击。高通胀率还迫使攻击者对 byzantine/离线节点具有更高的潜在损失,从而进一步加强网络的安全性。

然而,由于在当前的模型中,代币只能被 staked 或投资/使用,这就减少了可用于开发生态系统的资产总量。这种负面影响会进一步加深,因为那些提供低于 Staking 回报率的潜在有用应用程序很有可能被那些有助于改进它们的人忽略。

低通货膨胀率

另一方面,低通胀率有助于刺激对应用程序的更多投资,从而促进生态系统的发展,但这会减少 Staked 代币数量从而减少攻击者的潜在损失,降低了网络安全。

可能的解决方案

为了解决 PoS 的这个关键问题,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名为 Everett protocol 的分布式协议,它可以用来创建一个由 Staked 代币支持的二级影子代币。影子代币是可互换的,无论谁 Stake,他们都将获得相同的代币。它产生也是一对一,通过设计与基本代币挂钩,这样影子代币和基本代币之间的价格差异在维持 peg 的协议中创造套利机会。

我们在 Cosmos、bATOMs(锁定 ATOMs) 上的 PoC 是在 2019 年 Cosmos 首尔 Hackatom(我们获得了一等奖) 期间制作的。我们的目标是, ATOM 委托者可以从其委托代币中生成 BATOM,并使用这些 BATOM 投资/使用各种 Cosmos DAPP(例如,为 Cosmos 版本的 Uniswap 提供流动性,在 Kava 上参与 CDP 等)。我们相信通过这样做,PoS 区块链可以在不损害生态系统发展的情况下实现更高的安全级别,也有助于以更低的通胀率实现更高的安全性。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everett-protocol/why-a-staking-reward-in-proof-of-stake-is-economically-flawed-bcd71bb493bd
撰文: Ryan Park
编译:SHOU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