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king 的新格局:交易所入场探寻边界,服务商质押额与提供的收益不成正比

Staking 的新格局:交易所入场探寻边界,服务商质押额与提供的收益不成正比

本文章转自  PANews 公众号
分析师 | Carol 编辑 | 毕彤彤 出品 | PANews

去年此时,Staking 风靡一时,诸多玩家 “跑步” 入场。过去一年,随着越来越多 PoS 公链上线,Staking 市场正变得越来越广阔。市场上甚至有声音认为今年或将是 Staking 爆发的一年。

与 PoW 挖矿市场巨头林立,资产门槛高企不同,Staking 被矿池、节点服务商、钱包等视为一片 “新蓝海”,同时也是一个分享挖矿红利的绝佳机会。

上文,PAData 梳理了 Staking 市场上价值最高的 15 种资产的预期法币年化收益。而本文将盘点 Staking 供应商的业务现状,以全面展现 Staking 一年以来的发展,审视当下交易所入局后的新变化。

01 服务商 Staking 越多不代表提供的收益也越高

目前,Staking Rewards 共收录了 82 家 Staking 供应商,PAData 选择了其中 12 家供应商进行深入分析,这 12 家供应商涵盖了当前的主要供应商类型,包括专业的节点服务商/矿池、钱包和交易所。

从业务规模来看,My Cointainer 是最大的 Staking 供应商,一共提供 44 种资产的 Staking 服务,平均币本位收益高达 40.74%,但从具体资产性质来看,其主要经营长尾资产的 Staking 业务,因此年化收益要远远高于其他供应商。

其余大部分供应商目前都能提供 10-20 种资产的 Staking 业务,其中所有资产平均币本位年化收益较高有 P2P Validator,8 种资产平均收益为 18.10%,HashQuark 提供的 18 种资产平均收益为 16.23%,OKEx Pool 提供的 8 种资产平均收益为 15.85%。

相较半年前而言,大多数供应商都扩大了业务规模,比如 My Cointainer 提供的 Staking 资产就从 25 种提高至 44 种,HashQuark 从 10 种提高至 18 种,Cobo 从 6 种提高至 14 种。业务规模的扩大,意味着大多数服务商仍然看好 Staking 未来的发展。

但是服务商 Staking 的总额,也即从用户手中获得的资产,与提供给用户的 Staking 年化收益并不成正比。

PAData 分析了 ATOM、IRIS 和 Tezos 这 3 种 Staking 总额较高且服务商较多的资产的投票权重(质押权重)与币本位年化收益之间的关系后发现,运营投票权重高的节点的服务商不一定提供给用户更高的收益。

比如在 ATOM 的 Staking 中,Huobi Wallet 和 HashQuark 运营的节点投票权重都高于 Everstake,但后者提供给用户的收益更高。与之类似的还有 XTZ 的 Staking,Everstake 的投票权重高于 stake.fish,但后者提供给用户的收益更高。IRIS 的 Staking 中这种情况更明显,HashQuark 的投票权重远高于 stake.fish,但同样也是后者提供给用户的收益更高。

当然,对局部案例的观察具有局限性,但仍然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节点的投票权重与服务商提供给用户的收益不相关。这背后可能的原因是 Staking 的机制使得质押代币数量和挖矿收益呈非线性相关,但质押代币数量与获得挖矿机会的概率正相关,因此即使服务商质押的代币很多,但 “运气” 不好,那么挖矿收益也会受到影响,其提供给用户的收益自然随之受影响。

另一点可能的原因是,提供的收益与服务商运营节点的成本有关,如果成为节点的选票都来自用户,服务商自委托率为 0,那么其净收益会相对更高,能提供给用户的收益可能也可以提高,但如果服务商自委托率较高,那么成本相对也较高,能提供给用户的收益自然会受到影响。

02 交易所入场扩展 Staking 边界

经过一年的发展,Staking 的玩家角色有了新的变化,交易所已经入场。作为资产流动的 “聚集地”,交易所入局 Staking 有着天然的优势。目前, Coinbase、Kraken、Binance、Bitfinex、Coinone、Gate.io、OKEx、KuCoin 和 MXC 等都开通了 Staking 业务。

其中, Coinbase 和 Kraken 已经成为 Tezos 上质押总额最高的两个节点,分别超过了 5807 万 XTZ 和 2861 万 XTZ,投票权重约为 9.46% 和 4.66%。Binance 是 Tezos 的第四大节点,质押了 2464 万 XTZ,投票权重约为 4.01%,另外,Binance 还是 Cosmos 的第 5 大节点,质押了超过 906 万 ATOM,投票权重约为 4.96%。而 EOS 上质押率前 6 的节点中有 3 个与交易所有关,分别是 eoshuobipool、okcapitalbp1 和 bitfinexeos1,投票权重分别达到 3.03%、2.97% 和 2.95%。交易所下场虽晚,但已经快速占据重要位置。

交易所还为 Staking 扩展了新的边界,将持币生息的理财产品及杠杆借贷的利息都视为 Staking,而且还凭借自身流动性优势突破了锁仓投票的要求。

比如 Kucoin 官网中陈列的 Soft Staking 产品涵盖了 DAI,但 DAI 并不是挖矿所得,只是在 Maker 完成升级后,集成了 DSR 功能,使得 DAI 具有了持币生息的功能,再如 MXC 官网上关于 PoS 矿池的业务介绍中,将杠杆借贷和 “USDT 抹茶宝” 这一持币生息业务都列为 PoS 挖矿类型。Binance 官网将 Staking 业务成为” 持仓返利 “,并且打破了对于 Cosmos 之类的需要锁仓 Staking 的产品的锁仓要求。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样的操作无疑是存在潜在风险的,而且交易所关于持仓返利产品的说明中并没有明确委托授权关系。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