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真本聪:赋予 DeFi 真实数据,PoW 预言机 Tellor 有何不同?

对话真本聪:赋予 DeFi 真实数据,PoW 预言机 Tellor 有何不同?

2020 年 3 月 26 日,真本聪、Winkrypto 和 Tellor 联合举办了「赋予 DeFi 真实数据,PoW 预言机 Tellor 有何不同?」AMA 活动,本次 AMA 邀请了 Tellor 核心团队成员:CEO–Brenda Loya,CTO–Nick 和 CSO–Michael Zemrose。

他们向大家介绍了 Tellor 的运行机制、与现有预言机的区别,如何防范恶意攻击者;并回应「Tellor 网络是否中心化」、「MakerDAO 为何采用自有预言机而不使用 Tellor」等质疑。

以下是对嘉宾的提问和他们的回答,为了方便阅读,部分内容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有删改,Enjoy It!

Q1:可以先介绍下自己和 Tellor 吗?

我是 Brenda Loya ,Tellor 的 CEO,我曾学习经济学,之前曾担任美国联邦政府的主管,负责开发和领导团队开发统计软件。 Tellor 是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预言机,它通过已进行质押(Stake)的 PoW 矿工将链下数据提交到区块链上。

嗨,我是 CSO Michael Zemrose。 我的重心是业务发展以及所有具有战略意义和创造性的事物。 我尽我所能填补首席执行官和首席技术官之间的(工作)空缺。 我成为企业家已有 13 年,在 Tellor 之前是一家初创企业和小型企业的顾问。

嗨,我是尼克,我是 CTO。 我实际上是专业出身的经济学家,但此后成为了加密领域里的开发者,并花了大部分时间在代码上。我在美联储 (fed) 上涨行情结束时进入了加密领域,在加入 CFTC(美国密码监管机构) 之前的那几年时间,我在开发交易机器人。两年半前,我离开了 CFTC,创办了一家衍生品公司,后来创建了 Tellor。

Q2:Tellor 和 ChainLink 或其他预言机的区别是什么?

Chainlink 有一组受许可的(授权)节点,这些节点将价格推送智能合约中以获得手续费。 Tellor 是一个由进行了 Stake 的 PoW 矿工组成的无需许可的网络,在每个区块内,矿工通过将数据提交到 Tellor 的链上价格流(on-chain price feed)来赚取 TRB,智能合约是可以读取这些数据的。

此外,如果恶意行为者提交了不当数据,他将被质疑,并失去其 1000TRB 抵押品,从而为我们的预言机提供了更多安全保障。 Chainlink 速度更快,但我们更加去中心化和抗审查。

Q3:Tellor 真的能解决中心化的问题吗?Tellor 目前的价格数据来源于币安吗,但是币安是中心化的,如果币安作恶呢?

只要他们 Stake 且参与挖矿(PoW),Tellor 的挖矿和数据提供服务是向所有人开放的。 Tellor 不是中心化的,不需要挖矿白名单或任何第三方(的同意)。前五个提交的数据的中位值将成为正式结果,并且这些数据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被质疑,被投票否决,并且(提交错误数据的)矿工的抵押品可能被 slash(削减,即抵押品被罚没或扣除)。

我们依靠经济干预(博弈论)来保护我们的预言机数据。纠纷机制可以保护网络,因为它使得任何人长时间破坏系统变得极为昂贵,因为购买代币重新 Stake 或歪曲投票结果会导致代币价格快速上涨,因此使其作恶成本更高,而整个网络会更安全。

Tellor 能够从任何 API(包括 Binance)中获取数据。 大多数 API 数据都是中心化的。目前 Tellor 允许用户在请求数据时指定 API。 但是,我们也为用户提供了预先指定的请求(PSR),它可以查询多个 API,并且可以进行中值或某种聚合,包括异常数据的排除。 并且可以执行中值或某种聚合,包括排除异常值。我们希望看到从诸如 scuttlebutt 之类的 gossip 网络中提取数据,真正看到不可阻挡的数据喂养。

使用任何类型预言机的协议,对于 API 中断或提供错误数据的情况,应该始终备有应急措施。PSR 可以解决某些问题,但最终用户需要有备有应急措施的设计以解决类似问题。他们是否希望暂停系统,依赖多个预言机等。这些应急措施确实取决于协议及其需求。

Q4:在 3 月 12 日的大跌中,以太坊网络极其拥堵,链上预言机无法更新,大量 DeFi 订单的清算处于排队中,那么底层的以太坊出现拥堵时,是否意味着 Tellor 也无法正常工作?

网络确实非常拥挤,Gas 价格很高。 对于 Tellor 而言,在这种情况下,尽管 Gas 高昂,那些真正需要价格数据的用户可以通过增加 TRB 小费来弥补他们的额外成本,从而激励矿工提供价格数据。

对于 3 月份的事件,用户必须真正了解他们正在使用的预言机的工作方式,以及是否可以单方面地审查或延迟数据。 Tellor 激励矿工提供数据,但我们无法审查他们或延迟这些数据,因为我们无法控制这些,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方式。

Q5:Tellor 市值非常小,所以节点质押的 1000 个 TRB 也并不昂贵,攻击者可能彻底放弃质押成本,通过篡改数据获利,这会影响 Tellor 的安全性吗?你们如何防范女巫攻击?

这是所有小型生态系统(所面临)的问题。 这是我们致力于扩大矿工网络的原因之一。随着矿工数量的增加,安全性也随之增加,但主要是纠纷机制确实使得长时间破坏该系统的成本变得昂贵。 特别是用户可以重新请求数据,并在 10 分钟内内获取它(的前提下)。

要攻击系统,攻击者必须是成为前 5 名矿工中的 3 个名额以提交数据,一旦再次发生质疑,他们每过 10 分钟就需要争取到前 5 名矿工中的 3 个名额。然后,一旦他们陷入质疑,他们将不得不购买 51% 的选票,使得错误数据的价值被承认。

在 V2 版本中,我们将进行多论质疑,因此每个值都可以被重新质疑,从而使攻击者成功地保持一个错误的数据变得更加昂贵。

Q6:Tellor 的预言机机制是 10 分钟每次,一天 144 次,效率是否太低,是否无法满足所有需求或影响采用率?

最初我们设置区块时间为 10 分钟,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一个足够慢的速度,我们可以对安全性做出一些强有力的假设。 我们不会为了速度而牺牲去中心化或安全性。 过去我们清楚,一旦启动并看到 Tellor 实时运行,我们就可以评估和升级。 实际上我们现在正在开发 V2 版本,我们的目标是让区块时间变得更快。

Q7:加密市场经常剧烈波动,十分钟内价格也有可能相差巨大,这是否会影响 Tellor 的采用,以及给 DeFi 项目带来损失?

你真的要为此做好准备。 我知道人们想要即时的链上更新,但事实是以太坊也无法做到。 在 3 月 12 日 “黑色星期四” 的崩溃期间,我们花费了数小时才确认所有的交易。区块链意味着降低运行速度,降低用户友好度,从而实现去中心化和抵抗审查。 我们坚信这一点,应用程序正在慢慢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并建立与之相应的项目。

Q8:Tellor 被 MakerDAO 投资了,为什么没有被 MakerDAO 采用?你们和 MakerDAO 团队的关系怎么样?

我们关系很好。 目前 Maker 的合约价值太大了,无法由 Tellor 担保(我们的市值远远小于 DAI 市值-1 亿美元),但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持续的运营,我们能够成长到支持他们的网络。

Q9:MakerDAO 采用了自己的预言机,市值大的 DeFi 项目似乎更倾向于自己建立预言机而不是采用其他解决方案,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Maker 非常重视去中心化。 像许多其他使用自己预言机的项目一样,如果你无法依赖一个去中心化的解决方案,那么最好是拥有整个堆栈,而不要依赖某个中心化的第三方。

Q10:博客曾提到 Tellor 可以实现跨链,能够说说它的机制吗?

我们开发了称之为备用链结构 (ACS) 的产品。工作原理的基础点是:TRB 代币将桥接到侧链,并允许我们拥有一个由验证节点组成的 PoS 系统,这些验证节点是随机选择的,以收费形式提交该链上的价格数据,并收取一定的费用。

Q11:Tellor 现在的进展如何,有哪些 DeFi 应用集成了 Tellor?

我们持续开放的保持着与其他区块链和项目的对话,并正致力于用 Tellor 来建立和保护他们的系统。但是我们有一个非常有力地策略,即只有在接近实施的时候才宣布合作关系。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但就目前而言,我们试图远离毫无意义的合作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它的整合将如何或何时真正发生是不明确的。

Q12:使用 Tellor 的预言机解决方案昂贵吗,查询一次数据需要多少成本?

现在请求 Tellor 的数据非常便宜。随着需求的增长,我们的数据用户将不得不花费更多的费用,以确保他们的具体要求是矿工在下一个区块选择的。你也可以搭便车,读取别人要求的相同数据。然而,对于那些真正重视他们所要求的数据的人,他们将受到激励,向矿工提供费用,确保他们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我们的预言机设计时考虑到了高价值的数据,比如金融衍生品,与数据提供的价值相比,数据的成本其实是微不足道的。

Q13:Tellor 的代币经济模型可靠吗,如果成本昂贵是否会让 DeFi 应用难以接受或走向其他预言机,如果成本低廉是否会导致安全性下降?

较低的成本肯定会降低安全性,但较高的成本在许多方面也是有益的。我们构建 Tellor 是为了让数据是开放的,而相互竞争的请求增加了安全性。因为我们没有阅读费,所以任何支付这些费用的人都会添加到整个以太坊网络可用的数据中,而不会阻塞网络(这是我们非常自豪的设计)。以太坊大规模采用意味着现在的数据点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少,而我们是来提供这些数据点的。

以下是真本聪社区成员对嘉宾的自由提问:

Q14:Binance 和 Makerdao 投了多少钱,占多少股份?Binance 会上线 TRB 吗?

我们可以透露的细节是,Binance 占 10% 的股份,MakerDao 5%。我们既不能确认也不能否认 Binance 会上线 TRB。

Q15:就目前的融资金额,够团队开发运作多久?

通过开发者的股份(dev-share,即每挖出一个区块有部分代币由开发者获得),我们现在可以自我维持了。

Q16:可以谈谈币安和 MakerDAO 为什么投资吗?

Binance Labs 投资我们并建设我们的生态是因为很早就意识到,在近两年的区块链进程中,预言机的重要性。Makerdao 向我们投资是其 “stable fund” 计划的一部分。

Q17:Tellor 更改了代币的产出规则,一年内通胀率从 140% 下降为 17%,是否意味着这是一个中心化的项目?项目方可以更改代币的流通量?

我们现在有一个管理密钥。我们希望 Tellor 在实际运行环境中进行测试,并确保我们可以进行更新,以便更好地为用户服务。我们计划在吸引用户后就放弃它。

Q18:还有其他机构的投资信息吗?

并没有私募,没有 ICO,没有预挖。

Q19:Tellor 解决了真实数据的问题,怎么解决速度快慢的问题?

这是区块链不可能三角的一部分——可扩展性、安全性和去中心化。在以太坊变得可扩展后我们将解决这个问题。在 Tellor V2 版本中,我们将增加区块时间。

以上便是本次 AMA 的所有内容,如果你还有任何其他疑惑和见解,欢迎加入我们的社群。同时如果关于 AMA 主题有任何推荐请告诉我们,我们下期 AMA 不见不散。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