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币圈下半场投资主题:公链的桥化和侧链化趋势

2020 年币圈下半场投资主题:公链的桥化和侧链化趋势

以太坊杀手的峰回路转,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在币圈,捧和踩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分明。半年前我们有多么信誓旦旦的给以太坊杀手们判死刑,如今我们就要重新热烈的追捧起这些公链。

以太坊杀手们并没有死掉,新公链的出路在哪里?

答案就是不要成为以太坊的敌人,而是去成为以太坊的朋友。公链还是那些公链,只是故事的叙述改变了一下,从敌人变成朋友,是一种妥协,也是一种对现实的认清。

Polkadot 也好,Cosmos 也好,Near 也好,技术层面无论再怎么先进,在开发者的数量和生态应用这两个维度,永远无法到达以太坊的高度。

低下自己的头颅,承认自己是以太坊生态的辅助基础设施,和以太坊去交朋友,获得以太坊核心群的认可,这样才是正确的姿势。把自己放在以太坊的对立面,只会是死路一条。

上流社会人抬人。我们从 DeFi 头部项目和国外的 DeFi 匪帮圈已经清楚认识到了这一点。Synthetix、AAVE、YFI、Compound、MakerDAO,这些项目的创始人本来就是一个朋友圈,在各自的项目推向市场时,相互之间进行帮助,在项目遇到困难时,又不余遗力的进行力挺。

币圈和其他金融市场一样,非常讲究圈子效应。如果一个项目能走进最主流的圈子,那么它的收益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于普通玩家来说,介入已经打入核心圈的核心项目,是一种大概率能够赚钱的方式。所谓的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对于新公链来说,最讨巧的方法就是和以太坊交朋友,进而打入以太坊核心圈获得支持。

老老实实喊以太坊一声大哥,然后竞争一下谁是二哥,挺好的,非要对标以太坊,自称以太坊杀手,也没显示出自己多高明。

在过去的 2 年中新公链在对于自身定位这件事情上非常纠结,可以说他们对于自身的方向非常迷茫,正面战场无法打败以太坊自不必说,公链们也在寻求一个能走出来的方向。

我会拿 Polkadot 和 Near Protocol 举例子。20 年初是一个分界线,之前 Polkadot 官方主打的是跨链的故事,之后在最新一版轻皮书揭示出新的故事:异构分片链。可以看出新公链也在不断的调整方向,并非大家所说的以 “杀死以太坊” 为目标的慢性自杀。

而 Near 则是在开始时强调自己分片的定位,后面又提出 Open Web 的概念,试图和 Polkadot 的 Web 3 分庭抗礼,再是近期提出的 Near-ETH 的桥概念。

我终于觉得 Near 这个定位找对了:作为 ETH 的 Layer2,同时拥有 Layer1 的超高性能。单纯分片的定位还是站在了以太坊的对立面,而作为以太坊的侧链/Layer2,则是和以太坊站在了同一条战线,避开正面正常,转而和其他 Layer2 竞争,更能获得以太坊核心圈的支持。

公链的桥化和侧链化趋势会是下半年甚至 1-2 年内的一个投资主题,核心就是自降身段,承认是以太坊的辅助生态,作为以太坊的朋友而存在,不断和以太坊生态互动。

Layer2 项目应该会感到威胁,因为他们的竞争对手不单单是 layer2 的竞争品了,还会有 Polkadot Near Protocol 这样的明星公链。

那现在还剩下哪些 Layer1 公链:Near Polkadot Cosmos Solana。如果只能选三个我会把 Solana 去掉。

Graph 开发者昨天在推特上表示,Compound 正考虑基于不同的公链或者 Layer2 区块链构建开发项目,这或许会成为促使 DeFi 进入新的公链并且发展的最大催化剂。他同时给出来一系列名单,包括:Near Solana Polkadot Cosmos。

这也是促成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我看到了这几条明星公链的潜在可能性。这当中我最看好 Near,自然是因为我参与了 Near 的一些私募,其次是从投资回报的角度,其他几条公链的估值都在几十亿美金,而 Near 的整体估值只有 3 亿美金,即使对标 EOS 这个下限的话,也还有 20 倍的空间。

当然 Near 自身的基本面很好也是一个原因,Near 的以太坊基金会沟通频繁,大概率未来 ETH2.0 就是给 Near 了。Near 现在的定位就是在帮 ETH 完善计算层。资产层在 ETH,计算层在 Near。在所有 Layer1 里,Near 和 ETH 的互通性是最好的。

想起半年前我也无比认同国外的一个投资观点:做空 Layer1,做多 DeFi。从结果上来看,这是对的,我们也在 DeFi 上收获颇丰并借此机会一转颓势,Layer1 的收益在今年也是反响平平。但不能就因此说公链完全死透了。

曾经我也信誓旦旦的认为公链已经是明日黄花死透了,但币圈之事并无绝对,常常柳暗花明。谁又能想到我们能凭借 DeFi 打了一场翻身仗,而就在半年前我们还天天在为真本聪是否需要解散、或者被其他媒体和机构收购而发愁。

这是我对自己曾经观点的一个自我反思,在 ETH2.0 正式推出完全版的这 2-3 年窗口期,公链仍然有希望。

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重仓 Near Protocol 的原因。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