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真本聪:Octopus Network 赋能应用链,开启 Web 3.0 创新浪潮

对话真本聪:Octopus Network 赋能应用链,开启 Web 3.0 创新浪潮

2021 年 8 月 15 日,真本聪与 Octopus Network 章鱼网络联合举办了 AMA 活动,本次 AMA 邀请到章鱼网络创始人刘毅 。他向大家详细介绍了章鱼网络的应用场景、技术优势以及 IDO 的最新消息。

以下是本次 AMA 的文字整理,Enjoy It!

Q1:刘毅老师在跨链互操作性、分片、分布式存储、Web3 和代币经济学等多方面具有深度研究,在我们的活动开始前想先请您做个自我介绍,以及介绍下章鱼网络,它的诞生故事和愿景。

我是个喜欢读各种闲书的 70 后老程序员,有 20 年的开发经历,涉猎过企业信息化、互联网、移动 App、AI、大数据、游戏等很多领域。2013 年通过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比特币,就陆续买了一些。到 2017 年,手里比特币变成了一笔不小的财产,就决定转型做区块链方向的天使投资人。随即开始全身心地研究区块链技术、通证经济学和加密资产市场。

在过去几年,区块链技术领域的核心主题是扩容。我们总结下来,可以把区块链扩容方案分成了四类:超级 Layer1、分层、分片和多链网络超级 Layer1 是我自己乱起的名字,大意是保持单链架构不变的扩容,简单方案是缩小参与共识的范围,例如 DPoS;复杂方案是探索 PBFT 以外的共识算法,例如 Solana 的 PoH 等。

在这四个方向上,我更看好多链网络。但是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楚理由,因为每个方案都是有舍有得,就是牺牲什么属性、确保什么属性。这就已经超出了纯技术的范围。说到底是你认为区块链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回答了这些问题,才能做出取舍。

因为看好多链网络方向,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一起在 2019 年 4 月组成了一个创业团队,取名为 Cdot,开始做区块链开发实践,主要是聚焦在跨链互操作领域。过去两年我们跟很多公链项目有过研发合作。Cosomos 生态基金会 ICF 资助我们基于 Substrate 实现通用跨链协议 IBC;我们帮助 Oasis、PlatOn 和 Flow 开发了以太坊跨链桥;为 Chainlink 实现了 Solana 平台的预言机,等等。

两年的技术实践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可以不夸张地说,Cdot 已经成为全世界在跨链领域最有经验的技术团队之一。到去年 12 月,我们开始考虑独立设计实现新型的多链网络。我跟 NEAR 的创始人一龙认识很久了,也经常讨论区块链的各种技术问题。他非常看好我们的设计,我们的多链架构也需要一个安全性和性能俱佳的 layer1 支撑。因此双方一拍即合,在今年 1 月份跟 NEAR 达成了战略合作,Near 基金会也给我们提供了 100 万美元的战略投资

随后我们在 2 月份面向机构投资者做了一轮私募,募集了 300 万美元。在上个月又完成了一轮 500 万美元的私募。我们给正在开发中的多链网络起名为章鱼网络。目前已经上线了二期测试网,预计主网在今年 9 月份上线。以上就是章鱼网络大致的历程。

Q2:章鱼网络为 Web 3.0 应用链提供全面服务的基础设施。那么首先,什么是应用链?为什么选择应用链这个赛道?为什么章鱼网络认为应用链非常重要呢?

应用链就是 Application Specific Blockchain,简称 Appchain,就是为 Web3.0 应用开发并运行一条专用的区块链。我们认为,应用链技术非常适合做 Web3.0 应用开发,因为它具有以下优势:第一是速度快、成本低,应用链通常能达到 1000TPS,这么大的容量给一个应用独享。而且共识成本很低,用户只需要支付以太坊万分之一的交易费用,甚至通过一些设计,免除用户 gas。

第二是可定制性强,应用链可以对区块链的所有参数进行调整优化。包括共识协议、执行环境、P2P 通信、数据 K/V 存储、Runtime 及钱包交互,以及最顶层的应用逻辑都可以定制。从而达到最佳用户体验。iPhone 手机为什么体验好,秘诀就是垂直集成,从芯片到整机,从硬件到软件,一体化地集成,才能达到极致用户体验。

第三是实现链上治理,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让社区高效地达成共识,进行有正统性地协议升级,使得应用链可以快速进化,排除缺陷或者优化增强功能等。

现在越来越多的团队在开发应用链。例如现象级链游 Axie Infinity 完美的展示了应用链的优势。他们在今年 4 月上线定制的以太坊侧链,把交易成本降低了一万倍,速度变得飞快,而且在钱包里集成了法币支付,才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很多智能合约团队,尤其是做得早、做得好的团队,他们很快就都撞到智能合约的天花板。第一个爆款 DAPP 是加密猫,导致了以太坊的拥堵。加密猫团队 DApper Labs 在 3 年前就意识到,在以太坊上无法实现海量用户参与的 NFT 应用,所以从那时开始就下决心开发专用链,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 Flow。

STO 的先驱 Polymath,也是 EIP1400 的提出者,他们在两年前开始,选择 Substrate 开发 STO 应用链叫 Polymesh,现在已经非常接近主网上线。目前 Polymesh 链的账户体系是 DID,平台上有 KYC 服务商,有法律顾问,能够把整个 STO 发行的过程都搬到链上,同时从底层就满足合规要求。Aragon 是最早的 DAO 的实践者,正在做 DAO 应用链,以摆脱智能合约公链的掣肘。DeFi 巨头 Compound 选择 Subsrate 做跨链借贷应用链

现在全球使用 Subsrate 开发的项目大概有 300 个,还有大量的 Cosmos SDK 项目和使用其他技术的应用链项目。我们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 Web3.0 应用开发团队转向应用链技术栈。因为只有通过应用链技术,把区块链完整技术栈里巨大的设计空间交还给开发者,才能打开通向 Web3.0 的道路。

不久之前,V 神在以太坊巴黎大会上发表演讲,呼吁开发者将注意力放到 DeFi 之外的领域。但是大家想一想,以太坊是 2015 年上线,DeFi 是 2020 年中才火起来的。这中间的 5 年,有无数开发团队做过无数尝试,除了加密猫等极少数应用昙花一现,为什么都没有流行起来?我认为不是开发者们不够聪明、不够努力,是智能合约公链无法为非 DeFi 类的应用提供足够的支持

Q3:应用链和我们常说的平行链是什么关系呢?章鱼网络整体的架构是怎么样的呢?

平行链 parachain,是 parallel blockchain 的简写;应用链 appchain,是 applicaiton-specific blockchain 的简写。前者说的是技术,后者说的是用途。Polkadot 创造了平行链概念,用来表达 Polkadot 网络的每个分片,都是能够平行处理交易的链。这样有 100 条平行链,就把系统处理交易的容量扩大了的 100 倍。

应用链是说当开发者可以用 Substrate/Cosmos SDK 很方便地发链时,应该去做什么链?Substrate 和 Cosmos SDK 都有智能合约模块,每个团队都可以做出一个以太坊,那么 Web3.0 是否需要成千上万个以太坊?

我们的看法是做成百上千的平台公链没有意义。智能合约公链的最佳用例是 DeFi,DeFi 协议具有流动性网络效应,而且高度依赖可组合性,因此 DeFi 一定会汇聚在少数几条公链上。以太坊因为性能实在太低,给了其他公链争夺流动性的机会。但这样的机会并不属于小型的创业团队。

而且正如 V 神所说:“我们不能总是创造 token,它的用途是更好的交易其他 token”。金融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向各个生产部门高效地分配资本。脱离了实体经济,金融就只能制造投机泡沫。DeFi 和 Web3.0 的关系,就如同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

现在 DeFi 已经先行了一步,有了去中心化资产发行、交易、借贷等等协议,是时候让 DeFi 为 Web3.0 赋能了。应用链就是去中心化的数字经济,包括游戏、社交、数字收藏/NFT、DAO、广告、IoT、创造者经济(视频、音乐、博客、小说…)、预测市场、TCR 等等。

所以平行链和应用链是两个不同维度的概念。平行链可以是平台,也可以是应用。如果是应用,就属于应用链。但是我们看到,Polkadot 生态里受人瞩目的平行链项目,几乎都是平台或者通用工具,例如智能合约链、DeFi Hub、存储链、隐私计算链、二层扩容链等等。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单一应用做平行链也要占一个插槽,也就是承担一个分片的成本。每年要上千万美元,非常昂贵。平台链和通用工具的链的插槽成本可以被成千上万个应用分摊,这样在经济上比较合理。所以也有人问我们:章鱼网络是不是波卡的竞争对手?我们认为不是,因为两个网络的目标使用者不一样,有明显的错位。我们的设计目标是全力支持应用链,平台链加入章鱼网络意义不大

Q4:章鱼网络称「为 Web3.0 应用链提供『灵活按需的租用安全』、『开箱即用的跨链互操作能力』、『运行基础设施』和『社区建设支持』」,想请您着重为大家解读下其中提到的关键词。

有了 Substrate 和 Cosmos SDK 等成熟的区块链开发框架,应用链的开发成本已经降低到与智能合约相当的水平。但是启动和运行应用链,仍旧是耗时很长、需要很大资本投入的工作。

在章鱼网络的定位描述里有四个关键词,对应着启动和运行应用链最为困难的 4 个方面,也是章鱼网络致力于解决的四个问题。第一是『灵活按需的租用安全』,解决的是应用链的安全性自举问题。应用链都是 PoS Based,链的安全性依赖于 Saking 资产的价值或者说价格。要加密社区认可通证有价值,通常需要几百万美金和很长时间,然后大家才会协作 POS,构建应用链的安全性。这是启动应用链最大的障碍,也是最费钱的地方。

那么章鱼网络如何提供安全呢?章鱼网络中继 Octopus Relay 就是一个「安全性租用市场」,当应用链加入章鱼网络,可以将 POS 质押通过章鱼网络实现,即使用 OCT 在章鱼中继里做 Staking 质押,大家共同用 OCT 的价值,让所有应用链快速获得安全性。这个机制我们称为 LPoS(Leased PoS),或者叫租用安全,优势是灵活而且成本低。

为什么 LPoS 更灵活?对于应用链来说,质押在上面的 OTC 越多,获得的应用链的安全等级就越高。应用链早期不需要太高的安全等级,就可以少付租金;等应用链经济规模扩大,资产规模扩大,需要更多安全性的时候,逐步提高安全租金,以获得更高的安全性。

对于 OCT 持有者,可以为自己看好的应用链做 Staking 质押和 Delegation 委托,为这条应用链运行验证节点,这些节点之间形成 BFT 共识,应用链就实现了安全的启动和运行。如果你不看好这条应用链,可以把 OCT 取回来,质押其他应用链。Staking 的解锁期是 3 周,Delegtion 解锁期是 1 周。

这样就会比参与插槽拍卖众贷风险低得多,Polkadot 的众贷锁 2 两年,Kusama 的锁 1 年。平行链的业务如果发展得不好,币价归零了,参与众贷的人也只能等 1、2 年才能拿回本金。而且 DOT 和 KSM 都是不断增发的,你的币被锁住就会被稀释,就是在向系统缴纳铸币税。OCT 通证是不增发的,你不作应用链 Staking 也不会被稀释,做 Staking 的收益扣除 IT 成本,就是纯利。

第二:『开箱即用的跨链互操作能力』,解决的是应用链的跨链桥开发难的问题。应用链至少要和以太坊跨链,才能和主流数字资产链接起来。跨链桥原理不复杂,但是做好维护好不容易。行业内已经多次发生跨链桥的安全事故。因此应用链团队自己开发部署跨链桥是非常不经济、不安全的。

加入章鱼网络,应用链就可以立即获得多种跨链能力:通过章鱼网络的 Bridge,实现与 NEAR Protocol 的双向无信任的资产互转,进而再基于 NEAR 的彩虹桥与以太坊实现去信任跨链。通过 IBC 协议跟所有 Cosmos 链互操作;也可以通过 IBC,与其他支持 IBC 的链,包括 Polkadot 平行链形成互操作。

第三:『运行基础设施』就是应用链对外提供服务时必须的设施和服务。章鱼网络的「基础设施服务」包括区块浏览器、RPC 访问集群、Indexer 和 Archiver 备份。应用链开发者只需要做好 Runtime 和前端,其他的技术问题都由章鱼网络解决。

第四:『社区建设支持』可以帮助应用链团队快速找到优质的早期用户和投资者,是应用链的业务助推器。章鱼网络会通过自己的社区和投资人网络,利用社交媒体等渠道,帮助应用链快速地形成自己的社区。通过章鱼加速器,应用链开发者可以跟投资机构、服务机构,以及其他应用链项目广泛联系,协同发展。

综上所述,章鱼网络的设计目标就是大幅降低应用链的部署和运行成本,让几个人的小型创业团队也能开展应用链创新,从而为实现 Web3.0 创造条件

Q5:章鱼网络和与其他解决方案有何异同,对开发者和用户而言,彼此的差异是什么?

章鱼网络的设计目标是效率更高、成本更低、追求技术和使用上无差异。应用链开发者就是做正常的 Substrate 开发,不需要任何改变。开发测试之后,你可以选择上 Polkadot 或者章鱼网络,两个都上也毫无问题,我们都欢迎。另外我们在做一些技术工作,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支持 100% 兼容的 EVM。届时 Solidity 开发团队也可以运行自己的章鱼网络应用链,用户还是用 MetaMask 就可以操作应用链。

Q6:5 月 14 日 DeBio Network(一家利用区块链技术来做基因测试的创业公司)宣布迁移至 Substrate,其 Alpha 节点已经运行在 Octopus 测试网,想请问章鱼网络在协议早期对生态项目的考量是怎么样的,例如近期 Game 和 NFT 非常火热,章鱼网络是否会对不同赛道的项目有所侧重,另外打算怎么帮助这些生态项目?

章鱼网络已经有了第一批生态项目,除了主持人提到的 Debio 以外,还有 Atocha 解谜游戏协议、Discoval 健康养生内容筛选协议、Muse 去中心化音乐流媒体平台、Myraid Soical 去中心化社交打赏应用和 Idavoll DAO 应用链。这些项目参加了我们在 6 月中组织的集中展示,视频都已经上传。最近又有 Scifan 赛凡链科幻写作社区,和几个游戏应用链决定加入章鱼网络。

我们非常看好链游,游戏是数字经济中的巨无霸领域。而且有大量玩家已经熟悉了数字资产和资产交易。章鱼网络会重点关注游戏应用链,希望跟高水平的链游开发团队广泛合作。

我们会从技术、市场、资金等多个方面全方位支持章鱼应用链。资金方面是最直接的,首先是章鱼加速器计划会每年为 20 个应用链项目提供总计 100 万美元的直接资助。更大手笔的支持是我们会向前 100 个应用链发放 1000 万个 OCT 通证,每个项目 10 万个。前 10 个应用链资助翻倍,是 20 万个。

章鱼网络把应用链看成是协议的价值贡献者,乐于跟应用链共享网络效应增长的收益。查理芒格说过 “告诉我激励机制,我就能告诉你结果”。如果多链网络只热衷于向成员收入门费,那一定发展不起来。

Q7:刘毅老师对代币经济学非常有研究,请问章鱼网络是如何设计自己的代币经济模型的,是处于什么样的原因和价值观来进行考量的?在协议早期,如何保障网络的鲁棒性及安全性?

不敢说非常有研究,代币经济学是崭新的前沿领域,而且就我所知还并没有形成理论体系,更多的是案例研究和经验总结。尤其在应用层,通证经济有非常大的设计空间,我们现在看到的应该只是冰山一角。章鱼网络是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通证经济学相对要简单很多,网络原生通证的核心效用(utility)都是保障网络安全

怎么保障网络安全呢?PoW 是把协议增发的通证作为奖励,PoS 更进一步,一方面用通证作为出块奖励,另一方面参与共识的节点要抵押通证,作恶要被罚款,有奖有罚。关于 PoW 和 PoS 孰优孰略有很多争论,我们在此按下不提。现实情况是,新出现的公链,不论是平台链还是应用链几乎都是 PoS,尤其是应用链,几乎不可能完成 PoW 的安全自举。

PoS 链的安全来自资产抵押,抵押资产的市值越高,攻击它的代价/成本越高,安全性就越高。这个机制用在平台公链是没问题的,例如 Near/Cosmos/Polkadot/Solana/… 都是如此。但是应用链用 PoS 会有两个很大的问题。第一个我们在前面说过,PoS 的安全性自举也是费时费力,通证有价值和链有安全保障,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

第二个问题更隐蔽,但是长期影响更大。我们支持应用链采用链上治理,通过投票来达成共识,对协议进行升级。简单讲就是,谁的币多谁说话算数。链上治理看上去高效透明,但是为什么很多资深的区块链研究者(包括 V 神和 Vlad Zamfir 等)强烈反对?因为这里有个很大的坑:财阀统治

就是当持有大量 token 的群体,跟社区整体利益不一致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链上治理,维护自己的利益,牺牲整体利益,甚至像 Web2.0 平台一样进行寻租。如果应用链采用独立的 PoS,假以时日,通证会逐渐集中到验证人手中。验证人的利益是什么?就是提高出块奖励,增加链的安全开支。验证人的收益是其他持币人的成本,也就是铸币税。所以一旦应用链被验证人群体控制了,铸币税会越来越重,验证人向其他协议参与者寻租。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设计了 LPoS 作为章鱼网络通证经济的核心。应用链不用自己的通证做 PoS 质押资产,而是所有的应用链共用一种通证做 PoS 质押资产,在章鱼网络就是 OCT 通证。OCT 在上一轮私募的估值是 4000 万美元,可以说资产价值已经得到了初步认可。主网上线之后,通过质押 OCT,应用链马上就可以获得安全性。而且我们前面讲过,安全性是按需的,应用链通过调整出块奖励可以决定自己的安全等级

章鱼网络的经济模型就好比开自由市场,我们开出一块平地,盖上房子,通了水电,还负责保洁,任何人都可以来开店做生意。章鱼网络怎么赚钱呢?就是出租保安。所有的店铺,你做什么生意我不管,但是租保安必须从我这租。章鱼网络就赚这个租金,其他什么水电、房子、保洁全免费。

LPoS 还解决了验证人控制应用链的问题。因为应用链的链上治理是基于自己的原生通证的投票,而不是用 OCT 投票。所以应用链的决策总是从自己社区的利益出发。例如应用链不需要这么高的安全性,可以投票降低出块奖励,节省安全开支。章鱼网络甚至会提供工具,让应用链可以自主决定迁出章鱼网络,成为独立的 PoS 链,在迁出过程中保障所有跨链资产的安全。

应用链的验证人不属于应用链社区的一部分,他们只是赚租金干活的保安。他们会卖出应用链通证来弥补节点成本和人工成本,不会热衷于参与应用链治理。而且章鱼网络通过存档服务,为所有应用链提供了可分叉性的支持。只要应用链社区发起,就可以对应用链进行分叉,用户用脚投票,从而对抗财阀控制。

有人可能会问,你们费这么大劲,投人投钱做基础设施,就赚个保安的钱,能回本吗?我说一定能。区块链做去中心化、去信任,怎么做?两个素未谋面、相互匿名的人怎么就能做生意?其实说穿了就是因为有抵押。验证人抵押了资产,保障链上的交易按照预先定义的规则执行。所以如果 Web3.0 把每年数万亿级的交易搬到链上来执行,就需要价值万亿的资产做抵押。在区块链领域,安全就是最大的生意

我们测算过,每条应用链能带来千万美元级别的抵押资产需求。章鱼网络每年大概上线 40 条左右的应用链,能够直接创造出数亿美元的对 OCT 通证的需求。而且 OCT 通证没有增发,这一点在基础设施网络通证中是绝无仅有的。通过持续创造通证的效用,并且具有最佳的稀缺性,OCT 通证有望成为可靠的长期价值存储,获得 “货币溢价”,达到非常大的市值

Q8:目前章鱼网络的工作重心是什么,已经达成了什么进展,未来的短期和长期计划是怎么样的?

目前的工作重心肯定是确保 9 月份主网上线。章鱼网络从设计到上线只有 3 个季度的时间,我不敢说速度快,因为毕竟还没上,存在延期的可能。但是如果延期,也是以周为时间单位,不会延期几年或者几个月。我有这个把握是因为我们已经运行了功能非常齐备的二阶段测试网,妨碍主网上线的遗留问题已经不多了。

前面讲过了章鱼网络的通证经济模型。应用链越多,应用链对安全的需求越高,对 OCT 质押的需求就越大。这个模型让我们的工作思路非常直接了当。上线之后,我们的工作重点除了持续优化升级主网,就是发展应用链生态。只要不断有高质量的应用链在章鱼网络上线运行,而且存量的应用链经济体持续扩张,OCT 通证的总市值就会有持续提升的源动力,我们就有更多的资源去发展应用链生态,形成正向循环。

怎样才能发展更多更好的应用链,需要我们做从技术非技术两方面的工作。技术工作又有两个重点,一是我们在总结整理 Substrate 应用链设计和实现的经验,主要是在如何提升用户体验方面,把业已存在的经验整理出来,分享给社区。二是我们要兼容 EVM,让 Solidity 开发者和开发团队能够运行章鱼网络应用链。关于第二点,可能大家会有疑问:你前面说了应用链这好那好,到头来又搞智能合约,不是自相矛盾吗?

其实并不矛盾,在单独的应用链上部署运行智能合约,仍然能够享受高性能、低成本、可升级的优势。还是得说最近大火的 Axie Infinity,他们的 Ronin 侧链,就是应用链,专门支持这一款游戏,对链和钱包进行了一些优化定制,但是应用逻辑还是用智能合约实现。所以可定制性的优势,可以等应用团队熟悉 Substrate 开发了,再慢慢利用。毕竟现在的区块链应用开发者,绝大多数都会用 Solidity。我们要想办法把主流的区块链应用,吸引到章鱼网络里来。

但是要做出好的、成功的 Web3.0 应用,只懂开发还远远不够,还需要过产品设计、通证经济设计、社区建设、资金募集等很多关。为了帮助应用链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准备推出章鱼加速器章鱼加速器跟其他项目或者投资机构的加速器相比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开放性。

我们的加速器会围绕一系列的线上课程展开。每周讲一个主题,8 周覆盖 Web3.0 应用创业的 8 个重要方面。不用报名也能看课程视频,使用我们收集的资料。但是要参加每周一场的线上研讨会,就需要报名。线上研讨会将会邀请各领域的顶级专家参与。

8 周之后会有项目展示活动。我们会从中选择优秀项目,给予现金资助。每期加速器会的资助是 25 万美元,我们计划每季度做一期,也就是每年拿出 100 万美元,直接支持应用链团队创业。

Q9:章鱼网络即将进行 IDO,想请您详细介绍下相关细节?

是的,原本的计划是不作公募。后来考虑到社区对 OCT 通证有需求,同时我们也希望 OCT 的分发尽量分散和公平,后来决定削减私募额度,拿出 2.5% 做 IDO。经过广泛考察,我们认为 Skyward 是对普通投资者最友好的 IDO 平台,而且跟章鱼网络同属 NEAR 生态,因此决定选择通过 Skyward 来做。关于 Skyward 的定价机制,大家可以看这篇文章

章鱼网络的 IDO 是从这个月的 22 号到 28 号,在此期间都可以参与,也可以在拍卖开始之前就存款。由于 Skyward 是流式拍卖,所以在什么时点参与都可以,都能获得非常公道的价格。参与 IDO 需要先注册 NEAR 钱包,并且钱包里有 $NEAR。

OCT 的 IDO 的详细教程可以看这里

以下为真本聪社区的提问。

Q:章鱼网络的 token 的应用场景是什么呢?

章鱼网络的 token OCT,它主要的应用场景就是做抵押品,也就是说所有应用链做 PoS 都是用 OCT 来抵押。那么如果说一条链,每年付出 100 万美元的安全租金,他可能能达到一两千万的安全性,也就是意味着说需要有两千万美元的 OCT,质押在这条应用链上。

Q:为什么选择 Skyward,可以详细再讲讲不?

选择 Skyward 的主要两个原因,一是因为 Skyward 也是 Near 生态,我们希望 Near 生态的这些重要项目项目能够相互支持。并且章鱼网络和章鱼网络后续的应用链,可能都会在 Skyward 上做 IDO。

另外 Skyward 作为一个 IDO 平台,它的设计确实特别好。因为它的定价非常有效,就是你不需要担心机器人抢跑的等等问题。我记得前一阵子有个平台做 IDO,一下就被 35 个大户把 token 全部买走了,等于社区都没有办法参与,这个就失去了公募的意义。

Skyward 的流失拍卖就是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参与。你也不用担心跟机器人抢跑问题,你只要觉得价格合理,就把钱放进去,然后这个价格在不断的变动。如果价格超出了你认为合理的金额,你可以很镇定的把钱再取出来。因为 Skyward 是每个区块,做一次拍卖,出块的时间是匀速,在七天时间内把 250 万个 OCT 卖出。

Q:OTC 是分配如何分配的?

OCT 共有 1 亿枚,其中 5% 用于空投、5% 用于初始安全、6% 给天使投资者、5% 给战略投资者、10% 用于基金会、27.5% 给参与种子和 A 轮融资的机构投资者、15% 用于社区激励、24% 用于奖励核心团队,此次 Skyward 销售占总供应量的 2.5%。

Q:有哪些机构投资了章鱼网络?

Octopus Network 已于 4 月,完成 30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 D1 Ventures、SevenX Ventures、Puzzle Ventures、PNYX Capital、Electric Capital、Ascensive Assets、Original Capital、ZMT Capital、Bixin、OKEx Block Dream Fund、Spark Digital、ChainX、Stafi、NGC Ventures。在此之前,章鱼网络已获得 NEAR Protocol 基金会的 100 万美元战略投资。

Q:以前看到刘毅老师关于 AR 的深度文章,请问章鱼网络和 AR 有可能的潜在合作机会吗?

其实章鱼网络和 AR 有深度的合作。因为章鱼网络有一个创新的设计,就是来保证这些应用链在用社区治理的同时,但是又不会被大户所控制

或者说一个链,并不需要几千个节点,可能只需要几十个节点,也能实现充分的去中性化。那么我们的这个设计就是要靠可分叉性保证。那可分叉性怎么保证呢?就是要把全部所有应用链的整个区和历史都放到 AR 里去存储

这样如果一条链被财阀控制,那只要社区提出来说我们要去 fork 这条链,我们要变成另外一条应用链,那么章鱼网络就可以帮助他们从指定高度把应用链分叉。然后在新的分叉链上面,社区参与者可以把大户的钱去掉,那么这两条链会同时存在。如果说确实第一条链的规则不公平,那么用户会用脚投票到这条分叉链上面去,所以在有了可分叉性做保障的话,即便大户想要去控制一条链、想要寻租,是不可能成功的。

Q:将区块历史存储在 AR 上,那么是不是解决了状态爆炸的问题,理论上以太坊能用这个解决方案吗?

把区块历史存在 AR 上是解决不了状态爆炸的问题

状态是状态,历史是历史,状态就是一个账本最后的一个状态,就是谁有多少钱、有哪些智能合约运行到哪个状态。存储区块历史不是解决状态爆炸的办法。其实解决状态爆炸的办法,以太坊已经做了很多研究,而且有一些研究成果已经在 Near 上面获得了实践。

那就是状态租金的问题,所以状态租金这个方案能够很好的解决状态爆炸问题。

Q:就是怎么判断是被财阀控制了呢,之前迭代资本关于比特币和矿工算力有个比喻是——恐怖的微妙平衡,因为持有很多利益很相关,那么就保持了这种恐怖的平衡假设不会伤害这个网络;分叉的时候是怎么治理的,怎么保多方的利益?

财阀控制其实没法判定的,因为这是一个主观概念。有人还说以太坊是被 V 神控制了,但是也有很多人不这么认为。所以其实分叉是最好的方式,大家和平分手,然后看谁能够争取到更多的社区支持,哪个分叉发展的更好。时间会证明哪个规则更有力、更有利于协议和社区的整体发展。

如果有人把规则改变了,让规则有利于他自己,或者有利于一小部分人,那么其他的人用脚投票到另一个分叉链上去。那么会给作恶者留下一个不断萎缩的经济体,所以他们的作恶是没有得到收益,这样的话本身就会抑制他自己作恶。这样他在制定规则的时候,不但要考虑自己的有投票权、决定权,他要考虑这个决定是不是公平,如果不公平会不会激起分叉。

其实比特币、以太坊都是靠分叉治理,也是一种链下的分叉治理。链上治理起来之后,确实有这个高效、公平透明的优点,但是丧失了可分叉性的链上治理是走不远的,所以我们提出的这个方案是基于分叉的链上治理。

Q:请问章鱼网络目前会偏向跟哪些链游合作呢?合作方向主要是哪方面?

我们非常看好 Play To Earn,就是 Axie Infinity 创造的这个模式。这个模式,我觉得他的对游戏的革命性就是不亚于当年网游,从卖拷贝变成免费玩儿。那么也就是说在这个经济体里面,原来所有的资产都是由出品方专卖,现在变成大家都可以自由做生意,而且都有所有权。这个游戏协议,给这个经济活动抽税,但是抽的税属于通证的持有者。这样的话就把整个游戏的经济体变成了一个去中心化的一个开放经济体。

我相信这个模式出来之后,而且已经在市场上得到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那么很多的游戏团队都在研究怎么能够去使用 Play To Earn。我们也在研究,而且我们会跟游戏团队一起研究,我们可能还会做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个经济模型的设计,变成代码、变成标准模板,能够直接提供给一些对机制设计不太熟悉的游戏团队来去利用。

Q:请问刘老师,章鱼网络和 Kusama 以及 Near 在应用生态层面是否存在竞争?如果有的话如何应对呢?

关于章鱼网络与 Polkadot、Kusama 的竞争问题,其实我刚才也提到了,不能说完全没有,因为毕竟大家都是服务于 Substrate 开发的应用。基于 Substrate 开发的链,我们可以把它分成平台工具应用这三大类。

我们认为平台链和工具链应该去 Polkadot 或者 Kusama,因为他的共享安全确实很好,一接进来就非常安全。但是作为一个应用,如果是游戏、社交网络协议或者是 Creator Economy 等等,比较适合来章鱼网络。他可以不需要很高的入门门槛,也不需要去做众贷或者是自己去买 OCT。进来之后就用自己的 token 支付安全租金,可以从一点点开始,反正一开始对安全性要求不高。

慢慢的随着这个应用链经济体的发展,它的 token 会越来越值钱,他的安全租金如果用法币来计算的话也会越来越值钱,相应的就会有更多的 OCT 做质押,那这条应用链的安全性会自然随着提升。相当于我们给应用链提供了一个能够快速启动,并且从零到一逐步成长的一个网络系统

Near 是一个智能合约公链,它是我们的 Layer 1,所以章鱼网络跟 Near 之间是互补的关系。也就是说现在整个 Near 生态,既可以开发智能合约,又可以开发应用链,它就能够拥抱最广泛的开发者群体。

Q:当初为什么选择 Near 呢?Near 生态这么久也没啥抢眼的表现。

这问题非常关键。我们对公链的技术都非常熟,跟很多链都合作过。章鱼网络要选择一条主链来运行,我们最主要的考虑的是必须确定这条链在五年十年后还会存在,而且会持续变得更好。所以这是一个长期考虑,一年半年的市场表现不是主要的问题。而且,我熟悉 Near 的开发团队,我也熟悉他们的技术,我对这条链非常有信心,认为 Near 在五年十年内还会存在,而且会越来越好。

Near 的生态的运营也可以说走了一些弯路,但最主要为什么起来的慢呢?其实说穿了就是越去中心化起来的越慢。如果背后有强大的资本推手,作为一个中心去推一个生态,那起来的必然快。但是去中心化的好处是长期能够显现的,你在这个生态里面做,不用担心自己会跟某一个鲸鱼产生利益冲突,然后就遭受不公平的对待。而且你也知道整个生态,大家都是奔着做事情来的,不是短期薅羊毛就走。

最典型的比如 EOS,当年那么多生态项目,但是现在那些生态项目去哪了?其实我觉得那些都不能叫生态,因为它本身就是为了短期逐利来的。新鲜的资本红利被吃光了之后,他们就跑到别处去了。但是 Near 的这些生态项目不会,他们包括我们是主动选择,而且长期坚持。

我打个比喻说:今天牛市,Near 生态项目的数量是某个链的 10%;然后熊市一来,Near 还是这些生态项目,但是那个链呢,可能只剩下原来 5%,那我们的生态项目数量不就是他们的两倍了吗?

Q:IDO 结束,能在 Ref.Finance  交易吗?有没有上中心化交易所的计划?

IDO 结束之后肯定能在 Ref.Finance 上交易,而且我们也会在 Ref 上提供一点流动性。

另外呢,因为 Near 有彩虹桥是跨链的,所以我们也会在以太坊上面主要的 DEX 提供流动性。甚至在跨链到 BSC 上,比如在 PancakeSwap 上面提供流动性。九月份可能会上中心化的交易所,具体内容大家可以等我们的官宣。

更多信息请关注:

  • 官网:https://octopus.network/
  • Twitter:https://twitter.com/oct_network
  • Medium:https://medium.com/oct-network
  • Telegram:https://t.me/octopusnetwork
相关阅读
微信 WeChat 新浪微博 Twitter Telegram 搜索 link clock